一個未婚媽媽的尋愛旅程

 

 

 

 

 

26歲的易寒冰是未婚媽媽,她的兒子6歲了。

  她沒有丈夫,也不相信男人。 7月5日與我聯繫時,一聽到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她“顫抖了一下”,隨即開始有點後悔給我打那個電話了。我鼓勵她說出她的經歷。片刻後,她才低聲地說:“現在我沒有過多的怨和恨,我要好好地走後面的路。”

7月9日上午的雨淅淅瀝瀝地下著。雨後的空氣出奇地清新。此時,易寒冰正在高雄路徘徊,她不敢過馬路到對面的武漢圖書館去。我給她打電話告訴她:“我在大門口等你。”她的聲音立即抖動了一下,見面後問她為何這樣,她害羞地說:“我封閉自己6年了,對很多事情沒有自信。”

  受過傷害的她,已經習慣了用懷疑的眼光去看待身邊的人和物。但幸運的是,她正在試圖擺脫那些陰影對她的限制。

  

愛在不懂的年齡開始


  我上學時很聰明,老師喜歡我,說我是塊讀書的料。可由於家境不好,中專念到一半的時候,我被迫退學了。為此,我還偷偷地躲在家裡哭了一個星期。

  一個多月後,我進了黃興路一家火鍋店當了服務員。店裡有個主廚,叫浪泉,大我8歲。他看我那麼柔弱,平常很照顧我。那時我才17歲,是個沒長大的丫頭,對男女之間的所謂感情一無所知。但我曉得他對我好,我也應該對他好。

  後來我們就在一起了。有了愛,我心中的失落慢慢平息了,甚至開始想:“如果一輩子能夠陪伴在他的身邊,絕對是人世間最幸福的一件事。”

  不久,老闆覺得生意不好,要把店子轉讓,就問浪泉接不接。考慮了很久後,他接了。此後的兩年裡,我們沒有浪漫過,只是一心一意地起早貪黑地賺錢。那些日子對我而言,身體疲憊,但心情舒暢,覺得生活有奔頭。我們也得到了回報,兩年下來,我們賺了十幾萬元。當時我提出想買房子結婚,可他沒同意,還想在生意上繼續闖下去。

  但是,後來出事了。一個是生意比以前艱難多了,店子被迫關掉,另外一個就是我懷孕了。他主張把孩子生下來,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做了未婚媽媽


  有了孩子後,我就到郊區的老家保胎,浪泉繼續留在漢口做小生意。浪泉給人的感覺特別老實。當年我很自信,覺得他絕對會娶我,因為我勤快、能吃苦。可沒想到,他後來還是背叛了我。

  每個月,他會到我家去看我一次,仔細地問我身體有什麼異常反應沒有。我會一一地告訴他。每當聽到我嘴裡說出來的話,他會樂呵呵地笑個不停。那樣子,完全像一個即將當爸爸男人的表現。短暫的相聚,對我來說是非常開心的一件事情,我心裡填滿了期盼,以及對生活的信心。

  懷孕8個月的時候,一天我突發奇想,挺著大肚子到漢口去看浪泉。走到我們租住的那間小屋時,我看到裡面有燈光,我敲門卻沒任何反應。當時我有些急,就使勁地擂門。最後,是浪泉開的門,我的床上躺著一個我不認識的女人。這個場景我曾在電影裡見過,沒想到如今出現在我的生活中了。也不知為什麼,我很冷靜,對那個女人說:“你趕快穿好衣服走吧。”我沒跟浪泉說過一句話,找了幾件自己的衣服默默地走了。

  回家後,我不吃不喝地在床上躺了幾天,下定決心到醫院去拿掉孩子。愛已經不在了,留著“他”還有什麼用?到醫院門口時,我的孩子開始在肚子裡踢我,我很疼。也許是“他”意識到了媽媽要做不利於“他”的事,可能是以此表示抗議吧。想到這裡,我的心軟了。剛好這時我媽也趕來了,她看著我堅定地說:“把‘他’生下來,媽將來幫你帶。”

易寒冰從包裡取出兩張照片,對我說:“這是我和兒子在中山公園的合影,那時他才2歲多一點。他很可愛,是我最重要的精神寄託。”她的眼裡露出溫馨的目光,還甜甜地笑了。

  兒子半歲的時候,浪泉曾到我家裡,要求帶走兒子。我斬釘截鐵地說我會一個人將孩子帶大的。那以後,我受的委屈和磨難幾乎快將我壓垮。周圍的親戚問我兒子的爸爸在哪裡,我會撒謊說他在部隊,不能回來。那段時間,我整個人被仇恨包圍了。是浪泉毀了我的一生!我不和媽媽姐姐以外的任何人說話,從來不笑。我惟一的希望是:兒子快快長大,教育他以後怎麼善待女人!

  

不再懷疑一切


  2000年時,兒子已經3歲了,我跟隨姐姐到漢口做生意。

  在漢口的日子裡,每到晚上,我總是心緒難平,在床上輾轉反側,想起過去的一切,感覺自己像掉進了一個黑洞似的。雖然沒有過多的後悔,但我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這幾年來,寂寞和孤獨的時候,我只有靠看書來打發時間,眼睛也是這樣近視的。

  今年3月11日,我到江蘇去看一個生意​​上的朋友,順便從那裡進些貨回來。由於當時走得急,只買到一張站票。中午,我到餐車去吃飯。位子幾乎都滿了。我點了一個番茄炒蛋,四處張望,希望能找到一個可以坐的地方。這時,突然有個男人對我說:“來,坐這裡吧。”接著,他就向裡面挪了過去。

  那天也怪,我竟然坐過去了,換了平常,我從來不接受陌生男人給我的幫助。

  我只顧低頭吃飯,一會兒就吃完了。正準備離開時,那個男人竟把我剩餘的番茄炒蛋全部倒進他的碗裡,攪拌著飯大口大口地吃完了。這讓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儘管他的衣著普通,但絕對不是一個乞丐!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我心中頓時多了幾分好奇感,兩個人就輕鬆地聊了起來。

  原來他叫東平,是山東一企業駐武漢代表處的負責人。他知道我只有站票時,急忙補了一張臥舖票,就在他的上鋪。

  次日早上,火車到了連雲港,我們就在那里分手告別。當時我問到他喜歡吃什麼,他說喜歡吃拉麵,我就說回武漢一定請他。

  我隨即坐車去了鹽城,東平則回了日照。當天,我就收到他的短信:“認識你之後,即使我一無所有,至少還有你,還有你值得我去珍惜。”看了這句話,我真的很感動。 6年來,我從來未與男人交往過,他那一句話讓我覺得很溫暖。

  3天后,我回到了武漢,東平比我早到。我打電話問他:“有空嗎?我請你吃拉麵。”當天我們就去了老通城,兩人坐在一起聊得很開心。很晚的時候,我們都捨不得分開。但他是個38歲的男人,有家庭,另外還要負責武漢市場的開拓,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我看得出,他很喜歡我。送我到家門口時,他說:“多保重!”他的眼睛裡流露出無限留戀的神情。

  此後的日子裡,也不知為什麼,我總會想起他。接著就不顧一切地給他打電話,明明知道這樣不妥,但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行為。慢慢地,我們就有了約會。他一直很謹慎,從沒不禮貌的舉措,最過分的行為也僅僅是多看我幾眼。後來他也知道了我特殊的經歷,覺得我不應該封閉自己,就勸慰我:“你應該找一個人把自己嫁出去,後面的路太長了。”

  我不得不開始考慮自己後面的路該怎麼走了。

  “六一”時,東平、我、兒子一起到武廣去玩。走到半路的時候,兒子停下來不願意走,東平就逗他:“如果你喊我爸爸,我就背你!”哪知兒子不加思索,脫口而出:“爸爸!”兒子的聲音很脆很亮,充滿了童真和稚氣,就像一道閃電劃破天空一樣。我當時真的震驚了,這6年來,兒子從不知道爸爸是誰,也從來沒有喊過爸爸!就是他那一聲“爸爸”把我擊醒了,我才意識到,他渴望有一個爸爸。

  我必須調整自己的態度了。如果再像以前那樣愁眉苦臉下去,兒子是不會感受到童年的快樂的。我打算到廣州去看一看,希望在那裡找到適合自己的事業。另外,我已經準備給兒子找一個爸爸。這些改變,都是東平給我的,我很感謝他,希望他家庭幸福,事業順利。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