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妻子主動勾引我上床 我沒忍住和朋友的老婆啪啪愛愛了

 

 

 

 

 

不瞞你說,我今年39歲了,孩子已經15歲。我和妻子最近這十年一直兩地分居,她在老家的小鎮,我在省城上班。妻子孩子這些年我也沒接到身邊來,一是經濟不允許,沒那麼寬綽的地方,二是說實話,我倆也不是一路人。

  我供職於一家文化單位,妻子沒啥文化,我倆在一起也沒啥可交流的,她就在老家帶著孩子,做點小買賣。還有一個別人不知道的想法,就是我跟妻子這些年,只是掛名夫妻罷了,我倆基本上也不存在什麼夫妻生活,我覺得我這些年不行了,力不從心,毛病挺大的,根本就做不了那種事了。

  我在省城有個朋友,我倆挺好的,我沒事也偶爾去他家喝喝酒,認識了他的老婆,一個長得不算好看但是很會打扮的女人。一開始也沒有什麼,我也沒想到發生什麼非常事件,而且我這些年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那方面不行的男人,所以也沒多想。

  她經常會跟我開一些玩笑,我就覺得是哥們之間處得挺好。有時候,她做了好吃的,還會給我送來,說是我一個人,吃的不好。漸漸地我也發現她眼睛裡有些異樣的內容,看見她也有些不知道所措起來。

有一天,我去她家,她老公不在,就在我轉身想走的時候,她突然拉住我,抱著我親了一口,我當時突然感覺臉紅心跳,好多年沒有的異樣的感覺突然出現。當她把我推倒在床上的時候,我只好解釋說我不行。可是她不容分說,就幫我脫了衣服,用我老婆從沒有用過的方式,那種方式,說實話,我只在黃色錄像裡看過……

  我慌亂異常,卻驚奇地覺得,自己已經失去功能的下半身,突然有些恢復功能的感覺,雖然只是短暫的一瞬,但是還是在我內心掀起了巨大的波瀾。

  那天我們只是有了肌膚之親,什麼都沒做成。可是回到家裡,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起來。熬到了第三天,我還是忍不住約她來了我家。一個火熱的女人,一個和我老婆截然不同的女人,用她嫻熟火爆的性愛技巧,讓我多年的病竟然神奇地好了很多。

  然後,我陷入了一場婚外戀,或者說是婚外性。總之,我談不上愛這個女人,但也離不開這個女人了。她說她跟她的丈夫沒什麼感情,一直喜歡我這樣文質彬彬的人。

  現在,我倆已經在一起三年了,她離婚了,我和我哥們成了陌路,差點沒動刀。她要求我離婚,得到了風聲的妻子不干,領著兒子幾次來鬧,說我這些年有病都是裝的,她也不肯撒手,和我妻子站在街上對罵,我想好好談談,可是她們兩個在飯店裡又罵起來,說實話,無論上床和罵人,我老婆都不是她的對手,她罵人和她上床一樣,真是出其不意,什麼樣的話都能罵的出來,罵得我老婆只有哭的分兒。

  我和我老婆也沒什麼感情了,但是她不肯離。我和她呢,說實話我也沒信心,我能不能和她過長久我也說不好,我也沒什麼能力,沒有充足的物質條件去解決諸多的問題。現在日子就這麼挨著,我也不怕你罵我,就這樣一邊躲避老婆的襲擊,一邊不斷地跟她見面,離不了,也娶不了,那種事,更戒不了。

  朋友的妻子主動勾引我上床故事感悟:

  妻不如妾,妻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賢妻良母一生,操勞,累倒,不如那婊子一夜狂歡,終生念好。也別說男人無良,也別說小三亂搞,這世間男女,本就是你來我去,紛紛擾擾。說什麼道德低,說什麼品德高,那一時那一刻,偏偏遇上了。打得你撕我咬,也不圖那男人責任心強,也不圖那大把鈔票,不惑之年,爭得莫名其妙,真羨慕還有那青春的激情,還有那不老的寶刀,將那平靜的日子,一夜間弄得雞飛狗跳。

  生命用什麼詮釋?滾滾紅塵,還真的說不好。吃喝拉撒,上床睡覺,世人沉迷於神魂顛倒,哪有心情區分高尚和渺小。嘴要吃飯,頭要思考,下半身還有諸多需要,男人要是萎縮掉,意誌全無,鬥志也消,還覺得活著有些無聊。你能奈何得了?不許他拋家棄子,說什麼倫理之道,你能還他夜夜春宵?

  分離不忍目睹,亂來豈能支持?凡事不能十全,都在取捨之間。逞一時之歡,輸的都是長遠。你今天突然好了,久了照樣玩完。親情有長久,歡愛有期限。是真是假,是欲是情,該走該留,該合該散,總會有那麼一天。
我和妻子是在一次聚會中認識的。她,體型豐腴,面容姣好,氣質高雅。我和幾位男同胞在私下里給她的評語只有兩個字:性感。不少人想追她,但都怯於表露。

  我很自信,雖然我個頭小。我大著膽子給她去了一封直奔主題的求愛信。

  我收到了她的回信,她委婉地拒絕了我,但我從中還是看到了一絲希望--她很欣賞我的自信。此後,我倆書信不斷,不知不覺中,她向我敞開了心扉。

  當我提出要與她結婚時,她來信告訴我:幾年前,她愛過一位同事,並與他有過那種關係。她的誠實令我感動,但我還是像掉進了冰窟窿,渾身涼透了,心裡也像塞了一團雞毛,不是個滋味。經過一段時間的思想鬥爭,我與她攜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憑心而論,我非常非常地愛她;而她也同樣很愛我。再說。我對性知識也並不是沒有了解。可為什麼會出現這種難堪的情形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

  以後幾夜都是如此,儘管我一再努力。此刻,她總是無言地將我抱得更緊。在窘迫不安中,我漸漸失去了信心。有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睡著了,恍惚中,隱約聽見她的飲泣聲,待我伸手去摸時,發覺她早已淚流滿面。

突然間,她一把攥緊我的手,怨恨交加地說:“你根本不愛我,要不然,怎麼就不肯與我多說話”剎那間,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一種疼愛之情激盪著我的心。

  我立即撳亮燈,在柔和的燈光下,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吻著她流著淚的臉和每一寸肌膚,雙手撫弄著她的全身。那一刻,我沒有半點性衝動,但也沒有什麼顧忌和思想負擔,唯有深深的歉意和愛需要向她傳導。

  意想不到的是,在我的這種撫慰中,她沉醉地閉上了眼睛,開始一陣陣的顫栗。我熱血沸騰,在她的濕潤中開始了盡情的馳騁……這一回,我倆終於一同進入了絕妙的佳境。

  事後,我倆都很興奮,禁不住開始大膽而認真地交流。我說男人總希望自己強大,如果剛才沒有你的淚水,我可能很難進入角色。

  她笑了,然後告訴我,她不是哭給我看的,她確實認為我不夠疼愛她,所以很傷心。其實,她最渴望的不是性,而是體貼溫柔纏綿不盡的愛。可她又怕我看壞她,不敢對我的作為有所暗示或引導。

  而我從一開始,就企圖展示自己的雄風,成為性的強者,注重結果而忽略了過程。這種缺乏愛意的性生活不僅會失敗,而且會傷害對方。

  我只得老實告訴她,我之所以急於求成,是因為我心中有個疙瘩。她追問是什麼疙瘩,我說是你以前的那個同事。她一驚,爾後點著我的鼻尖說道:“你呀你,都想哪兒去了,我看中的就是你的心理素質,可你連女人的心一點也不懂。告訴你,征服女人靠的是愛而不是性,那個人哪方面都不如你,真的!”我聽了心裡很高興。

  從此,橫亙在我面前的障礙不復存在,我又恢復了自信。在以後的夫妻生活中,我倆以溫存為基礎,一切順其自然、水到渠成,感覺一次比一次好。漸漸地,我倆找到了屬於我倆的一條規律--只有認真地品味過程中的每一個細節,最後才能體味到無與倫比的高潮。

  除了和諧的夫妻生活外,我倆的情趣也比較相同,更多的時候,我們一塊兒讀書、散步,或做其他一些活動,同樣有美不勝收的感受。在這種和美的生活中,我倆日益恩愛,整天形影不離、密不可分。

  遺憾的是,當時我妻子仍是陝西某公司的一名職員。蜜月過後。在戀戀不捨中,她不得不離開湖南,回到陝西

  與她分別後,我就像丟了魂似的,整天神不守舍。與此同時,一些朋友善意地提醒我:別讓妻子出外打工,以免夫妻分居夜長夢多。有人甚至說白了:你妻子那麼漂亮又那麼多情,你就不怕紅杏出牆 我也想過這種問題,但妻子是事業型的女人,我不可能將她拴在家中。這使我對她的思念中又隱約多出了一分不安。

  意外的是,她回陝西後沒過一個月,就打電話給我,說特別想回來,打算辭職,問我是否同意。我說太好了,立即回來吧。她高興地說:“我以為你不會同意哩 ”妻子的這種擔憂並不是沒有道理,因為她在那家公司的待遇很好,再說辭職在當時看來可不是一個輕鬆的話題。

朋友妻子主動勾引我上床 我和朋友老婆的床上故事

  通過這件事,我看出了她對我的眷戀,確信她不是那種遊戲感情和婚姻的女性。

  打那以後,妻子沒再提出另找工作的要求,而是整天與我呆在家裡,專事寫作。

  這種朝夕相處的日子一長,不少問題就冒了出來。

  她是那種書卷氣很濃的女人,有點兒慵懶的味道,無論是處理家務或招待客人,都不是很認真,家裡總有一種凌亂的跡象。

  而我在這方面與她相反,人雖然難看但窮講究多。於是便出現了我剛收拾好她又給弄亂的現象,為此就有爭執。她不但不認錯,反倒說我婆婆媽媽不務正業,氣得我恨不得扇她兩耳光。可到了晚上,她的似水柔情很快就軟化了我。

  除此之外,在其他方面我倆也不是沒有分歧。有時候我煩透了她,她也恨透了我,可等到夫妻親熱時,一切怨恨便煙消雲散,兩人恨不能死在一塊兒才好。我經常為此感到疑惑,甚至認為我倆的婚姻就是一種性關係。如果確屬一種性關係,又何必囿於婚姻呢?

  後來有了孩子,問題就更多了。她同兒子把家裡完全變成了遊樂場所,我一天收拾三遍也不知該往哪兒坐。這時候,我就會懷念以往單身漢的日子,很想能夠回到那種清靜的環境中去。

  同樣,妻子對我也有一種眼不見心不煩的想麗,便提出要帶兒子去見外婆,並打算住一陣子。我說,山遠路遠的,去一趟不容易,就多住一陣子吧。妻子說,少說也要住半年。

  送走妻兒後,我以為自己能夠靜心寫作了。當我坐在被我拾掇得極為整潔的房間裡時,突然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總認為房間內缺少點什麼。我這才明白,我固守的這種整潔過於刻板,而妻子弄出的凌亂卻有家的溫馨。

  我開始思念妻子,尤其是晚上孤燈一盞獨守空房時。曾與她相伴相守纏纏綿綿的每一段情景就像過電影似地出現在我眼前,特別是她那朦朦朧朧欲說還羞的神態,令我心血來潮不能自製。當時,我以為,這是一種生理上的需要。

  恰在此時,另一位女性悄然來到了我身邊。

  她是一位朋友的妻子,也是我高中時期的同學,人長得很漂亮,而且善解人意,可她的丈夫卻是一位典型的花花公子。為此,兩人經常鬧矛盾,每次鬧得不可開交時,就會請我從中和解。

這天傍晚,朋友的妻子來向我訴苦,說丈夫在外尋花問柳已經無藥可救,她傷碎了心,有時也想墮落一次試試……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一陣緋紅,眼神中閃現出一種令我心跳的光芒。

  夜深了,她還沒有要走的意思。我說我送你回去吧。她搖搖頭,哀婉地說道:“我不想見到他,讓我在你這兒多坐一會兒好嗎 ”我沒有對。

  其實,寂寞難耐的我也希望這時候能發生點什麼。可是,後來當她的身體完全裸露在我面前時,我突然失去了興趣。她企圖使我振作起來,用了不少辦法,但無濟於事。

  她生氣了,問我為什麼,並責備我不該耍弄她對我的一番真情。我苦笑道:“這也算真情嗎我就是體會不到夫妻間的那種真情才萎縮的,你懂嗎”她哭了,說她很欽佩我,要是她的丈夫能像我一樣就好了。我為自己剛才的“無能”感到慶幸。因為我明白了自己的真正需要。

  送走這個女人後,我回到房間裡,靜靜地坐了好久好久。我頭一回清醒地意識到我是多麼地愛我的妻子,雖然她時常惹我生氣,但那些令人煩惱的事現在看來實在微不足道,我寧願與她嗑嗑拌拌過一輩子!於是,我對妻子的思念更加強烈,恨不得她能立即出現在我面前。

  我明白這種渴求裡並沒有太多性的成份,而是一種風雨同行生死相依的夫妻情結。當晚,我激動萬分地為遠方的愛人寫下了一封長達數頁的信,並要求她能盡快回到我身邊。

  沒想到信發出去的第二天,我正閉門寫作,突然聽見敲門聲,開門一看,嗬,妻子抱著兒子回來了!我喜出望外,將她倆一塊兒摟在了懷中。

晚上,待兒子熟睡後,我問身邊的妻子:“不是說要住半年嗎怎麼就回來了肯定是想我吧”妻子莞爾一笑:“別自作多情,誰想你,我是想家!”說著就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

  這一夜,我倆相依相偎地靠在床頭,絮絮叨叨說了好久,夫妻親情的自然流露,讓我倆感覺誰也離不開誰。

  到今天,我倆結婚已經整整十年。十年裡,我倆沒少鬧過彆扭,但一夜過後就好了。我並不認為這是性的作用,但不得不承認,性愛的確是夫妻感情的潤滑劑;但對於沒有感情的夫妻,性就是一種純粹的肉慾,彼此最終只會厭棄。






相關閱讀
   
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免費午夜聊天室,成人視訊,showlive聊天網,裸聊免費網,情色遊戲,色內衣秀全透明秀視頻,情˙色網站排行榜,杜蕾斯免費影片貼圖區,影音視訊聊天情人網,影音視訊聊天
6699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173視訊,美女主播福利視頻,情色圖片,美女直播秀色秀場,85st免費線上看片,波多野結衣 鮑魚影片,真人視訊百家樂,弘爺色情網,戀戀激情視頻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