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質美女口述:本是純潔女子?卻被禽獸糟蹋身體

 

 

 

 

 

我將那兩百塊錢撕得粉碎,他把我看成了什麼人?賣身的妓女麼?我的心在滴血。我想過報警,報警又能起什麼作用呢?直到我被江南佔有之時,我還不知道他的真實年齡和真實的家庭狀況,只有他的手機號碼。再打,手機已經關機了,我想他是不會再用了。事實也的確如此,沒過幾天,這個號被註銷了。

 

  我想,也許是因為我一直喜歡追求虛無縹緲的浪漫,所以才會被人騙吧!

  要說,我本是個很傳統的女孩子,人緣也還算可以。其實我們宿舍的人都挺好,可是奇怪的是六個人中只有兩個人戀愛了,其中一個還是從高中開始的。也就是說大學開始戀愛的只有一個人,沒有愛情的大學生活顯得空蕩蕩的。

  當上網成為大眾潮流的時候,我們宿舍所有的女生一起出動,常常在網吧一泡就是整個晚上。第二天用充足的睡眠補回過度的消耗,睡醒之後的我們依舊只顧著忙這忙那。

  而我更是個鐵桿的網迷,一聊起天來,有的時候飯都忘記吃。網絡給了我們這些沒有人追的女孩一個展現自己的空間。在那裡我們可以恣意地談笑風生,可以裝扮出一副才高八斗的“才女樣”,可以適時地扮一回純真女孩,同樣也可以成為風情萬種的成熟女子。總之,在網絡上誰都可以成為“千面女郎”。

  先前,我也曾為自己定過一個規矩:不見網友,不搞網戀。可感情這東西並非那麼容易控制,當網友“江南”出現的時候,規矩一下子就被打破了。其實,我的網友並不多,都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標準很簡單,就是從名字中看,選一種心情,選一種顏色,選一種動物,再選一種植物,諸如此類。雖然看起來各不相同,卻有一樣是相同的,那就是性別一欄全都是“男”的。原因我想也不必言明,並非本姑娘生來就是“小色女”,“N”級和“S”級是最好的自然例證,這個無需迴避。

  遇到江南的次數最多,而他也說自己本來是很少上網的,但是差不多每次都遇到我。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真的很喜歡他的名字。他是江南,而我是江南走出的女子,總覺得自己就是被他包容的。說實在的,我的心裡真的很想念江南的天空和綠色。江南並不是我主動加的,用他的話說那是“自投羅網”,這還得感謝我那叫做“小白”的名字和個人信息裡的留言:

  我姓白,臉長得白。把我當朋友的人說我是一張白紙,不把我當朋友的人說我是一個白痴。不管是白紙還是白痴,我都喜歡,因為白紙沒有污點,白痴只有快樂。

  江南剛開始跟我聊天時,我也曾問他為什麼會選中我。他說我很懂生活,看得開,也活得很灑脫,這是他從我的個人留言裡讀出來的;再說了,他喜歡白色,因為白色是天底下最純潔的顏色。那時,我有些莫名的感動。

  無疑,江南給我的第一印像是美好的,我想像著他一定是位溫文爾雅的紳士,很優雅地輕舒十指,在鍵盤上劈裡啪啦……

  江南是個懂得幽默的人,竊以為,這份幽默是需要才情和智慧支撐的。他在網上給我講笑話,七葷八素,逗得我的肚子快笑爆了,好痛啊!

  “肚子痛?”

  “是呀,都怪你!都怪你!”我無理地撒著嬌。

  “好的,好的,我給你揉揉,你就好了。”

  “謝謝你,你真好。接著講吧。”於是他又聽話地逗起我來了。

有時候,他會突然變得很憂傷,跟我大談特談生活中的不如意,感情上的空虛,他說自己曾經真心愛過一個女孩,可對方從來只把自己當成一個感情的垃圾桶,從來不曾顧及過他的感受,他被傷得不輕。

  每當這個時候,我通常會充當他的安慰使者,對此我很滿足。他也會像猛然變得堅強起來似的對我說:“沒事,垃圾已經倒掉了,現在的我每天都是新的,再也不會被動承受痛苦了。”

每當我被誰欺負或者在現實生活中碰到不順心的事情,我也總是喜歡找他傾訴,我在電腦鍵盤上快速地發送過去一條消息:“江南,我心情不好,好想藉你的肩膀大哭一場!”

  “我看今天就算了。”

  這傢伙這麼不給面子,我有點生氣了:“小氣鬼,我是給你面子才讓你擁有這份榮幸的,你竟然膽敢拒絕本姑娘,看來膽子不小啊!”

  “小人不敢,只是我今天好不容易穿了件新西裝,實在不忍心讓你糟踐!”

  “哼,別說本姑娘的眼淚灑在你的西裝上,就是鼻涕眼淚一起來你也得默默承受啊!這是規矩,懂麼?”

  他故意戰戰兢兢地回答:“是啊,再怎麼說,那也是幸福的淚點兒啊,甩過來吧!”

  電腦這邊的我笑了,先前的鬱悶心情一掃而空。

  他的幽默、體貼、細膩,完全讓我迷失了方向,我開始頻繁地上網,有時甚至為了個約好的時間把原本安排的課程給Pass掉。

  不知不覺中,我與江南的距離走得比現實中的朋友更近了。

  在我們認識了兩個月之後,我主動說出了宿舍的電話號碼。我對他說:江南,給我打電話吧,讓我聽聽你的聲音。其實我是很害怕的,我想自己已經陷入了一種難以自拔的境地了。但我的信息發送出去以後,江南並沒有回話,我以為他沒有收到,就又發了一次,結果卻是,江南自動斷線了。

  那一晚,我居然失眠了,搞不懂江南為何如此。

  第二天一大早,有同學在寢室里大喊我聽電話,我慢慢地挪過去,拿起電話,是他!他給我打電話了。那男性特有的磁性聲音讓我陶醉,我覺得他沙啞低沉的嗓音有點像楊坤,心也在怦怦跳。

我剛想問他昨天晚上是怎麼回事,他卻主動解釋道:“傻丫頭,昨天晚上我在網吧上網,斷線後本來是去找電話亭去了。本想給你一個驚喜的,然而電話亭已經關門了,再回來你已不在了……”

  我心中所有的疑問一下子全解開了,原來是這樣啊!

  雖然每次網上聊天和網下的電話交流都讓我們覺得心情愉快,但他卻堅持著一個原則:從來都不讓我給他打電話,說是怕浪費我的電話費。我問他電話號碼,他說時機到了自然會告訴我的。我沉默了,沒有再追問。說實在的,我相信他說的所有的話,彷彿他就是自己的天空,而自己就是他胸懷裡的一顆星星。

因為他的出現,我的上網時間越來越多,就這樣,網絡強大的吸引力將我徹底吸進去了,我在網上的道路越滑越遠……那時候,我從來沒往愛情那邊想去,我說自己不網戀的,可是當愛情潮水般襲來的時候,我脆弱的情城頓時轟然倒塌。

  朋友問我:“小白,你戀愛了嗎?”

  我忸怩著,只說了一句:“我們只是比較好的朋友!”她們的眼神裡滿是疑惑和不信,我也有點懷疑自己了。

  和江南的接觸越來越讓我體驗到了另一種感受,一種想要接近他的衝動。有一天他對我說:“小白,最近有點想你了。”

  “我可不想你,你這不是成了單相思嗎?哈哈!”

  “我說真的,發誓,不騙你的。”

  “我也發誓,我騙你的。”

  他在一旁嘻嘻竊笑,然後沉默半天,他突然冒出一句:“小白,我愛你!”

  面對江南的表白,我感到內心一陣震顫。雖然我沒有回答,但我卻分明能夠感覺到了——我真的陷入了網戀之中。因為我對江南的思念如滔滔洪水一般不可遏止,這是千真萬確的。曾經那麼信誓旦旦說出的話,在失控的現實面前,無法堅守也不可能收回。

可能他覺察出了我的緊張,接著,換了一個話題:“小白,聽你的名字似乎是一個美女,沒想你還這麼善解人意。在我看來,美女都是蠻橫驕縱,很少顧及別人感受的。”

  “你以為呢?”

  “我以為你一定很漂亮!”

  “是麼?愛我的人說我漂亮,恨我的人說我很醜。”

  我在心中狂笑數聲,這傢伙萬一知道我的真實面貌,說不定會昏倒在地。我老老實實地告訴他,自己並非美女,但我覺得真正的美女並非僅僅是外形的佈局合理,美女換言之就是完善的女人,一種氣質和內涵上的完善。有時候,漂亮的女人不一定能讓人舒服,令人舒服的女人卻一定是美女,我是這樣認為的。

  江南隨即打過來一句話:“小白,雖然我沒有見過你,但我敢肯定你一定是位美女,我想見你!”並在其後用了十個驚嘆號做了結尾。

  天知道江南今天是怎麼了,把規矩和禁忌一下子全破了,聽著他的話我有些猶豫,有些緊張,但又覺得不可拒絕。

我對他說:“江南,不是我不想見你,只是我們一個在南一個在北,隔得實在太遠,來來去去的太浪費,何況我也沒有時間。這樣吧,等暑假再說吧!到時候我回南方老家的時候順便去看你,好嗎?”

  我的回答顯然讓他頗為滿意,他對我說:“好吧,反正也就一兩個月的時間嘛,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哦!”

  ……

  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忽然有些後悔,為自己的輕率,為自己的懦弱,當時我怎麼不拒絕呢?我曾對別人說過網友就是網上的朋友,自己怎麼不守規矩地將他拉到現實中來摻和呢?這不是明顯添亂麼?下次見了江南,一定要跟他把問題說清楚。

  下了線,我的頭腦就顯得異常的清醒,上線之後則變得相當混亂,完全失去了拒絕的勇氣,反而稀里糊塗地跟他商定了下江南的大致時間。

  我噓了口氣,心想,算了吧,反正也耽誤不了時間,去就去吧!我是個脾氣倔強的女孩兒,真正篤定了的事情一般會不顧一切地去實現,這次也是如此。

  放假前後,回家的大學生如過江之鯽,火車票很難買。我想了很多的辦法,克服了很多困難,而所有的這一切付出都是為了要順利地去找他。

  終於,我的計劃實現了,我高高興興地上了K153次列車,顛簸了一天一夜才抵達目的地——安徽合肥。坐在火車上的十來個小時,我一直心情亢奮。還好,上車前他告訴了我他的手機號碼,百般無聊之中,​​我和他通過短信聊了起來,心情忐忑萬分的我就要見到真實的他了。

  他告訴我說,能與我見上一面他心裡很激動,也很興奮,所以暑假特意留在學校沒有回家,為的就是與我相見,以解相思之苦。

  他發短信問我:“如果我是個不起眼的人,你會不會失望呢?會不會掉頭就走?”

  我想都沒想就對他說:“不會的,不管你長得啥樣兒,都是我心目中的江南!”我以為自己已經崇高到了一定程度,其實沒有。事實上,我仍然是個庸俗的人,喜歡帥哥,喜歡完美一點的人。

  還好,他事先有過提醒,讓我多少有了一點心理準備,否則的話那麼懸殊的落差還不得讓我失望透頂?我一直以為優雅自如、瀟灑倜儻的江南竟然……

  說實在的,站在出站口的他擠在人群中一點兒都不顯眼,我差點把擦肩而過的他誤認為只是個民工。直到站口沒幾個人,我看他東張西望,像在找人的樣子,才極不情願且猶猶豫豫地喊出了他的名字,他回過頭來,微笑地看著我,我幾乎要暈了!

  雖然天氣是比較熱,但是他穿的也實在是太隨便了些,而且有些不修邊幅,只是穿了件後面印有廣告語的T卹,還臟兮兮的,下面隨便穿了條肥大的褲子。

  唉,誰叫他是江南呢,誰叫我曾經說過外表不是最重要的話呢!

  現實中的他木訥呆板,沒有一點生氣,半天擠不出一句話,我以為他至少會手拿一束鮮花迎接我,然而他兩手空空。

  午飯是在肯德基里解決的。在涼爽的肯德基餐廳裡,我們隨便要了些吃的就在那邊不著邊際地閒聊。想著他剛才從出站口出來的樣子,我就興致索然。

  他將我安排在學校附近的一家賓館裡。因為旅途實在太過勞頓的緣故,洗完澡後我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個大覺,直到第二天他來敲門,我才懶懶散散地爬起床。

  他穿了件新衣服過來,說要帶我去划船,玩個盡興。這一天玩得還算開心,他也說了不少話,我的心情也較之昨天好了不少。

  他這才對我說:“我知道你對我印像不好,我不是你想像中的江南對嗎?”

  “沒有,你挺好的。”我笑著硬撐。

  “希望如此,我希望你能夠開心。”

  我笑了……

  “累嗎?”回到賓館之後,他體貼地問我,然後替我進行腿部按摩。

  “還好。”我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卻不想沒過半晌,他的手突然不老實地順著我的小腿一直往上。

  “幹嗎?”我覺得有些不對勁,趕緊拍掉了他的手,試圖阻止他。

  可他卻站了起來,不顧我的掙扎,將手伸向了我的胸部……

我以為自己能說服他,讓他恢復理智,還傻傻地對他說:“我媽說過,少女的胸是金子,被男人摸了就會變成銀的,再摸就成了銅、鐵,所以請你尊重……”

  他哪裡還聽得進我的話?對於他這樣的畜生,我的言行無疑是酸腐的行為。他抱住我,強行吻我,然後趁我放鬆警惕時動手扒我的衣服。我死命地掙扎也無濟於事——他是一個大男孩,而我一個弱女子怎麼能抵抗得了?

  淚落滿枕,又有何用,他的詭計已然得逞。我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帶著仇恨,一巴掌一巴掌地扇打著江南的臉。那一刻,我的眼淚與巴掌齊飛,而他也任我打。最後他也開始哭,很傷心

地哭,抱著我哭。

  “對不起,小白,我怕,我怕失去你。”

  我的眼淚更加無法控制,身體已經被他佔有了,還在痛,可當他抱著我對我說對不起時,我的心更是痛上加痛。我一直哭到後半夜,才終於迷迷糊糊地睡將過去,他蜷縮在我的身邊,不知如何是好。

  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那天晚上,我被一個人面獸心的傢伙糟蹋了,而這個人卻是自己那麼信任的江南……

  第二天早上醒來,窗外瀉進一片陽光,只剩下我一個人躺在賓館的床上,江南已然不見了踪影。我感覺有點頭疼,精神恍惚地爬起來,在桌子上發現了一張便條和兩百塊錢。

  便條上寫著:“小白,我對不起你!”

  淚水一下子模糊了我的雙眼,對不起能起什麼作用,我跑到大街上殺掉一個人再說對不起有用嗎?

  我將那兩百塊錢撕得粉碎,他把我看成了什麼人?賣身的妓女麼?我的心在滴血。我想過報警,報警又能起什麼作用呢?直到我被江南佔有之時,我還不知道他的真實年齡和真實的家庭狀況,只有他的手機號碼。再打,手機已經關機了,我想他是不會再用了。事實也的確如此,沒過幾天,這個號被註銷了。

  當時在合肥,我就已經沒了回頭的路。事情已經發生,不可能再回到以前,惟一的方法就是去面對。因為害怕別人知道自己的遭遇,壞了自己的名聲,面對屈辱,我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裡咽,我內心痛苦萬分,卻又不得不獨自來面對所有突然發生的一切。

  接下來的那幾天,我像丟了魂似的,眼睛因為哭得過多也變得紅腫了。別人問我是不是病了,我說是回來的路上被一隻狼狗給嚇的。

  從此,再也沒有人聽我提起過小白與江南的故事。我不再相信網絡,也開始懼怕愛情。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