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後亂性我把飢渴女老總壓在身下

 

 

 

她愛我,是那種真真正正的愛,不僅僅愛我的好而且也愛我的壞,只有她一直默默地等著我,等著我幡然醒悟的這一天。我們各自請了幾個要好的朋友,沒有鮮花,沒有婚紗,我能給她的只是一間小得不能再小的房子,和我這顆早已經破爛不堪的心。簡簡單單的一餐飯,可我還是喝多了。我向小月保證,這是我最後一次喝酒。事實上我更想告訴她,從明天開始她以前所熟識的那個我會一去不復返。

  在一個朋友的朋友的私人酒會上,我被拉去做伴。酒會上的人大多我都不認識,幾個認識的也都忙著左右逢迎,我一個人百無聊賴地端了酒四處閒逛。酒會上沒有什麼吸引我的,但這種歐式的帶花園的別墅卻著實讓我艷羨不已,我坐在花園中的藤椅上,享受著這只有富人才能享受到的陽光,心裡充滿了一種生不逢時的感慨。
一個女人坐在不遠處的鞦韆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晃著,她想把自己蕩起來,可是因為鞋跟太高了使不上勁。我過去,笑著說:要幫忙嗎她也笑,高興地喊:好啊,幫我搖一下啊!女人已經不太年輕了,但從她那身裝扮上,可以看出她應該是個生活安逸的人。我用力地推她,她被盪得很高,在高處尖叫。停下後,女人笑著從包裡摸出張名片給我:我叫劉藍,有事可以找我!不等我反應過來,她一轉身就進了裡面。

我仔細看了一下名片,心裡一驚,那上面赫然寫著某某地產公司董事長劉藍,而這家公司正是我們現在奮力爭取的一家公司的母公司,800多萬的單子,我為它已經費盡了心思。那時接到這個任務後,我幾乎連著幾夜都無法入睡,滿腦子都是這個公司的策劃和廣告推廣,只要拿下這個單子,我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坐上部門經理的位置。我用了整整兩個星期跑市場跑調研,甚至翻遍了幾乎所有同類公司的案底,苦戰了幾個通宵,終於拿出了一整套完整詳盡的方案,我相信這一次我一定會萬無一失。
一周後結果出來,我的策劃卻沒被採納。意想不到的是,女同事方朝的提案卻獲得了對方代表的一致首肯,尤其是對方的胡經理更是讚不絕口。儘管不服氣,但也無奈,一山還有一山高啊!下班後幾個同事一起去喝酒,因為都有些鬱悶,酒就喝得猛了些。小高強擠到我旁邊,說:我真為你不值,拼死拼活地干了這麼多年,風頭卻全叫方朝那娘兒們搶去了!我笑笑:誰叫我才不如人呢。什麼才不如人,是色不如人,誰不知道她是陪了對方那個胡經理睡覺才得到認可的!

  我一驚,想想也是,來公司這麼多年,我從沒見過她有過什麼大動作,這次怎麼就把我給比下去了呢我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很傻。那一天,我第一次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沒想到,在這個鬱悶時期,我竟然有幸結識了劉藍!第二天我就打電話給她,說:劉總,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飯!她一笑:好啊。兩個小時後,我見到一身華麗衣裳的劉藍,她差不多快40歲的人了,看上去卻還是那麼充滿活力和激情。
沒有什麼話題但我們聊得很愉快,就像兩個多年未見的老朋友,沒有拘束,沒有陌生,我們甚至摟在一起笑個不停。小段,要不去我那裡喝一杯吧,飯後她提議。好啊,我可想看看劉總都藏了些什麼好酒呢!我們去了劉藍的別墅,她果然收藏了許多洋酒,我們一杯接一杯地喝,喝得多了,劉藍有點控制不住地趴在我的腿上哭,我知道像她這樣的女人都會有一段不同一般的經歷。我低下頭為她擦淚,不知怎麼我們竟然糊里糊塗地一起滾到了床上。

  她開始吻我,然後一件件地脫衣服,原來那個雍容華貴不可一世的劉藍不見了,在我面前是一個成熟豐盈的女人。我有點想笑,感到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滿足。我喜歡看她在我面前挑逗的神情,我也喜歡她不再咄咄逼人而是充滿乞求的眼神。我終於無法控制住自己,粗暴地把她壓到了身下。我輕易地拿回了那個策劃,而且還為公司簽了一筆每年幾百萬的固定合同,順利地坐上了經理的職位。我開始沉湎於這種交往,對女下屬和同事提不起絲毫興趣,小月就是在這個時候應聘到我們公司的。
她很漂亮,是那種清純甚至有點幼稚的漂亮,然而我那時已經看不到這些,我更多地把目光投向那些有錢有權有地位的女人,只有她們才能激起我戰鬥的慾望,只有她們才能讓我感到真正的滿足。我並不想從她們身上為自己謀求更多的利益(儘管從她們那裡我得到不少的實惠),我只是喜歡那種征服她們的快感。

  和我交往的女人中有一個叫丁依的,她老公是一家國企的老總。劉藍介紹她和我認識時我就看出她滿眼的落寞,我知道無非又是一個老公有了外遇的可憐怨婦。但說實話,我還是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了,她長得不是一般的漂亮,而且似乎與生俱來就有一種高貴的氣質。那一天,我們像朋友一樣聊了許多,她是一個非常健談的女人。不知不覺中夜已經深了,我起身告辭,她有些欲言又止。臨出門時她突然說:劉姐說你是個很不錯的情人,看來她沒誇錯你!我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輕輕地把她摟進了懷裡。我和丁依開始斷斷續續地交往,有時我會忍不住地想,也許我們能夠走上正常的軌道,但也只是一時的閃念,我知道那根本不可能。
我見過丁依的老公,不僅精明強幹,而且風度翩翩,才四十多歲的年紀就當上了集團一把手,和他比我一無是處。然而丁依卻對我越來越依賴,我不知道從我這裡她是否得到了她想要的東西,但她看我的眼神卻越來越溫柔,越來越多了些無法言說的內容。我已經很少去劉藍那兒了,我想我應該有所改變,不能再這麼胡折騰下去,我需要一種正常的生活。儘管在和丁依的交往中我感到了一種談情說愛的快樂,但我從沒有獲得過真正的滿足,我沒辦法在和她的性愛中達到高潮,比起劉藍她缺少的不僅僅是技巧,她更缺少劉藍生活中那種讓我恐懼讓我仰慕更讓我艷羨不已的霸氣,儘管她也有高高在上的地位。

  一天,我接到劉藍的電話,她說,幾個姐妹準備開個PARTY,丁依說你不願意來。我說,一起玩嘛,有什麼不願意的。劉藍接著說,她可能怕別人搶走你吧。我掛了電話,心里莫名其妙地充滿了一種甜蜜的感覺,我想這也許就是愛情了吧。這樣想的時候,我甚至覺得能做丁依一輩子的情人也是一種幸福。那天我到得晚了,丁依還沒有來。我看到每個女人身後都跟了一個年輕英俊的小伙子,我詫異地問劉藍:這些人都是做什麼的她誇張地笑了笑:你真不知道啊,他們是夜總會的啊。我突然明白,他們是專門為女人提供性服務的,俗稱鴨子。
一上到底我悶悶不樂地去了露台,我終於明白丁依為什麼覺得我不會來的原因,她沒有把我等同於那些人。丁依終於找到了我,她喝得有些多了,我抱住她說,丁依,我們回去吧。

  丁依衝著我笑,淚水一下流了滿臉。一上到底能回哪兒去呢我們又沒有家!我傷心地把她抱進懷裡,她在我懷裡忍不住地發抖。就在這時候,一幫人突然不由分說地把我們拉開,我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下,一頓拳腳就準確無誤地落到了我的身上。我掙扎著站起來,終於看到一個男人冰冷的面孔,是丁依的丈夫。我說:不關丁依的事,要打你就打我吧!他轉過臉饒有興趣地看著丁依。

丁依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難道就允許你去嫖娼,我就不可以找個鴨子!我是女人我也有我的需要我呆呆地看著她,以為我聽錯了,但鴨子那兩個字我卻聽得異常清楚。我終於知道了我在那些女人心目中的位置,我不是她們的朋友更不是她們的情人,我只是一個提供性服務的男妓。儘管我從不直接向她們索要錢財但這根本無法改變我出賣身體的事實。真相讓我大吃一驚。回想這段荒唐的歲月,我丟失了太多太多的東西!三個月後,我決定和小月到另一個城市生活,這裡有我太多的屈辱和難堪,我真的沒辦法忘記。一上到底好在小月對我有信心,她說: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回從前的你,我們會幸福的。






相關閱讀
   
真人在線裸聊網,173免費視訊,日本免費色情直播網站,歡樂魚訊論壇,后宮視訊聊天網,真人秀場在線聊天室,一對一視訊聊天,女€優圖片,173視訊,免費可以看裸聊直播app
台灣情人視頻聊天室,影音視訊聊聊天室,豆豆聊天交友網,一夜情視訊聊天室,ut視訊,晚上福利直播軟件,色、情微電影,免費午夜秀視頻聊天室,免費視訊秀,黑色絲網襪美女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