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蕩的蘇婷竟然跟好姐妹的男人勾搭在一起了

 

 

 

我叫蘇婷,高考落榜後,我投奔了在北京城裡打工的鄰居周小三。周小三在一家公司里當保安,不知道結識了什麼人物,很快就給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在超市里當理貨員。雖然挺累的,但掙錢不少。咱出來打工,可不就是為了掙下一份嫁妝嘛。到超市工作不久,我就跟劉蕊成了無話不談的閨蜜。劉蕊也是從外地來的,人長得漂亮,又很精明,很會來事兒,深得大家的喜歡。她每個月拿到的獎金,都比我多。拿到獎金,她就帶我出去逛街,或者吃飯,總是她付賬。
有一天,吃飯的工夫,她悄悄湊近我的耳朵說:“格格,麻煩你件事情。”我忙著說:“能幫你的我一定幫,還說什麼麻煩不麻煩。”她就說: “你把周小三介紹給我吧。我挺喜歡他的。”我說好啊。周小三人長得帥氣,又很仗義,自然招女孩子喜歡。等著周小三再來纏著我的時候,我就把他叫到劉蕊跟前,對他說:“這是我劉姐,人可好了,你們認識認識吧。”

周小三還在愣神的工夫,劉蕊就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笑著說:“小三,我請你看電影,你不會拒絕吧?”小三說那是求之不得的事,哪能拒絕呢。很快他們開始交往,並迅速墜入愛河。
那段時間,劉蕊總對我展示他們甜蜜的愛情。說周小三如何溫柔,又說他們已進入實質性階段,就差談婚論嫁了。我聽了,心裡倒有些怪怪的滋味。我也感覺到了,他們的關係確實非同一般。整天看見倆人膩膩歪歪的,真是如漆似膠了。那年春節,我回老家過年,正趕上周小三父母鬧離婚。周小三的父親不願離,他母親就天天吵,天天罵,罵得可難聽了,其中有一句就是說周小三他父親無能,連那件事都做不了,再跟他過下去,自己一輩子都要毀了。我很不明白:周小三的父親無能,會不會遺傳給他啊?這個問題一直纏繞著我。
在回到我們城市之後,我偷偷問閨蜜有沒有和他做過那事,之後閨蜜很害羞說問我怎麼問這種那麼私密的問題。後來我就和她說好像她男友父親性功能有點障礙,不知道有沒有遺傳,如果要結婚的話盡快在婚前試一試....
後來她還沒把​​查詢的結果告訴我,周小三卻找我了。周小三笑瞇瞇地說,他要和劉蕊結婚了,特別請我這個媒人喝酒。到了一家小飯館,卻沒見到劉蕊,我問他劉蕊怎麼沒來,他說劉蕊臨時有事,要晚一點過來。他的菜已經點好了,我們就邊吃邊聊起來。他給我倒上啤酒。本來滴酒不沾的我,那天不知道怎麼回事,竟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去。最後是周小三背我出了飯館。伏在他背上,我迷迷糊糊睡著了。感覺到冷,我才清醒過來。睜開眼,我被眼前情景嚇了一跳。我已經赤身裸體地躺在床上,周小三站在床邊脫衣服。
我說小三哥,你要幹嘛?周小三狠狠地說:“幹嗎?我要讓你親自體驗一下,看我是不是性無能?!”我說,小三哥,你別這樣,我還要嫁人呢。他紅著眼睛沖我低吼:“你要嫁人,我就不娶媳婦了嗎?好好的一個媳婦,生生讓你給攪黃了!”後來,周小三忽然趴到我身上哭了。我看他哭得傷心,心裡很難過,小心翼翼問他怎麼回事。他告訴我,劉蕊聽了我傳的話後,懷疑他也會遺傳他父親的性無能,就提出和他分手。

他恨透了我,就想讓我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無能。我生氣地說,你不是早就跟她有了嗎?你找她試就行,何必為難我?周小三氣急敗壞地說,你又給我造謠。我就是看你把我往外推,跟她假裝親熱,存心氣你的!我愣住了,難道他喜歡我?我抱緊了他,我這才意識到,我傳播他的謠言,原來是在吃醋啊。
後來我緊緊抱住他問他是不是喜歡我,他抬起頭來對我說是的,我就再也沒有說話只是抱住了他。後來我們那天晚上發生了關係,我知道我這麼做很對不起閨蜜,但是沒有辦法,我面對喜歡的人我不想再讓步....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