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壯的小伙子勾搭上了性感風騷的少婦

 

 

 

小斌是一個非常喜歡車的一個小伙子,小斌和少婦海娜結緣還是因為車子。小斌到了學駕照的年紀,而他的老師就是海娜,海娜除了自己開出租車之外,她還經常到駕校代課,而我就是她的學生之一,我很感激她對我的幫助。兩人相熟之後,小斌開始邀請海娜吃飯,這也算是賄賂師傅的一種方式,當然小斌根本也不用賄賂老師,因為他駕駛的技術很好,畢竟小斌從小就接觸車子,所以說只要學會基本的開車技能,車子在他的手裡保證能夠駕馭的了。
小斌突然對我說了一句,你知道嗎,海娜長得真的有點像那個性感的香港女明星,那時候正是年少追劇的年齡,而小斌又酷愛香港影視劇,所以小斌對海娜有著不一般的感情,小斌還說,他那時候覺得能夠追到海娜很有成就感,於是小斌就真的行動起來了。男女之間的關係,一個巴掌拍不響,那時候海娜也是對年輕有活力的小斌很有好感,兩人在一起玩時間久了,漸漸地就生出了感情!
據小斌說,他其實已經知道海娜是一個已婚的少婦了,也知道海娜的孩子也快上學了,可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和這個女人攪和在了一起!那時候,小斌也就是20歲出頭,而海娜已經三十歲了,兩人之間整整差了十歲。小斌說他說的這些情況都是真的,兩人之間開始有了正常男女朋友之間那些交往的流程,小斌經常接海娜上下班,兩人也經常一起吃飯,一開始的時候,兩人並沒有什麼越軌的行為。
2002年,我拿到駕照後,父母拿出一筆錢給我買了一輛貨車,我開始跑運輸。由於生意不錯,我還請了一名司機幫忙一起開車送貨。我成了一個小小的“車老闆”,月收入比較可觀,而那時海娜的月工資只有1500元,我開始在海娜身上花錢。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和海娜的接觸越來越頻繁,話題也越來越深入。她告訴我,她老公是個工人,收入很少,卻又抽煙又打牌,有時候喝酒後還發酒瘋打她。由於經濟拮据,她老公總為錢跟她吵架,捨不得跟她買衣服和化妝品。每次她這樣跟我訴苦時,我都是二話不說拿錢出來,幾百上千地給她。

  慢慢地海娜被我感動了。有一次,她給我發短信說:感謝老天爺能夠讓我在茫然人海中遇到你,讓我重新有了希望,我不知道能為你做什麼,我願意一輩子守候在你身邊。她還對我說,如果她晚一點出生,或者是我早一點出生,她願意做我的好妻子,與我白頭偕老。

  這些話讓我非常激動。我覺得,雖然我將來不可能娶她做老婆,但只要曾經擁有也是一種快樂和幸福。就這樣,我們的關係又近了一步,但真正突破是在2003年的平安夜。
那天早上,海娜打來電話,問我晚上有無時間,說她老公孩子都不在家,可以陪我一起過平安夜。當天晚上,我們在江漢路上吃完晚餐後,她對我說她的包包破了,我就提出陪她逛街。逛了幾個商場,海娜沒有找到滿意的包包,又提出買個MP3,說她一個人在家裡無聊時可以聽聽歌。我毫不遲疑地花了500元給她買了一個。

  夜深了,我送海娜回家。可是車到站時,她卻拉著我的手,說她不想回家,要陪我。我有點慌亂又有點嚮往,推推扯扯之間,我們去一家比較高檔的酒店開了房。那是一個激情的不眠之夜,我和海娜都很投入,我永遠忘不了。十幾天后,我們又在酒店纏綿了一晚。

  從此,海娜開始經常不回家。不久她老公為此和她大吵一架,海娜便帶著自己的衣物回娘家住,和老公鬧起了離婚。

  我們開始公開約會,感情越來越甜蜜。我經常接送她上下班,她上夜班時就給她送飯;她生病了,我會陪她上醫院,買好吃的照顧她……

我忍不住問:“你真的沒有想過將來要跟她在一起,娶她做老婆嗎?”小斌斬釘截鐵地說:“從來沒有,未來會怎麼樣,我那時候並沒有多想,我只想享受跟她呆在一起的快樂。”這話讓我吃驚,難道這就是一些人標榜的“不在乎天長地久,只想曾經擁有”的論調嗎?

  來講述前,小斌多次稱“那個女人騙光了我的錢”,在講述時,他對自己用在海娜身上的每一筆錢記得清清楚楚。可是,他也表示“我家裡條件好,我也在賺錢,我不在乎為她花錢”。這讓人有些費解。
從我學駕照跟她交往開始,我沒讓她掏過一分錢,可以說,在一起4年,我大約在她身上花了10萬元,差不多是我自己的所有積蓄。
2004年,海娜放棄小孩的撫養權和所有財產,和老公離了婚。她孩子每個月400元的撫養費,在我們沒有分手時,一直是由我在負擔。 2005年,海娜懷過一次孕,為了做人流手術和治療她的婦科病,請人照顧她,我前後花了一萬多元。她的單位換車要交3000元押金,也是我替她出的。

  可是,我對海娜的付出卻沒有得到好結果。 2006年7月,我遇到一場麻煩讓我幾乎一無所有,而就是在這時候,海娜跟我提出分手。

  那年我的貨車在年審時,發現有很多違章記錄沒有及時處理,導致罰款高達兩三萬元。我當時手頭沒有這多錢,便找家人借。哪知家人誤會我把開貨車幾年賺的錢拿去賭博了,對我很生氣,堅決不借錢給我,讓我自己去想辦法。

  我哪裡有辦法,先是眼睜睜地看著駕照被吊銷,接著又無奈地把貨車轉手便宜賣掉,最後只好出去打工。由於文憑有限,我先在一家酒店做了很長時間的服務員,後來又去做銷售員。這時候我開始後悔,以前自己畢竟算得上是一個風光的車老闆,現在卻成了一個端盤子的。

  在這種情況下,海娜對我的感情出現了變化,這對我無異於雪上加霜。她從最初的疏遠我,漸漸發展成不接我的電話,不回我的短信。我遇到了這樣的大麻煩,她不僅連一句安慰的話都沒有,還像躲避瘟神一樣地不理睬我,作為一個為她付出很多的男人,我怎麼能不心酸?
幾個月後我的生日到了,海娜卻選擇在這一天對我說:我們倆還是算了吧,分手吧。她還說了一句讓我覺得透心涼的話:你一個餐館的服務員,連一瓶香水都買不起,怎麼可能來養我呢……她還揚言,她要找個真正的有錢人。

我想起我們第一次發生關係後,我很後悔,提出給她一些錢然後一刀兩斷時,她卻死活不願意,非要做我的地下情人不可,然而現在她卻這樣絕情地提出分手,這怎能讓我不怨恨她!而且,如果我不是把所有的積蓄都花在了海娜身上,我也不會落魄到去端盤子的地步啊,所以我覺得她應該對我進行一些經濟補償。

  我先後兩次找到海娜,結果第一次我們打了一架,第二次我到她單位去鬧,被她的同事勸走,要錢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之後我再也沒有找過海娜,我們從此也沒有了任何來往。 “事情過去了一年多,你為什麼想到要來講述呢?”我問小斌。 “這是我過去的一段糊塗經歷,我想藉此來提醒年輕的朋友,不要因為圖一時的激情和快樂而耽誤了自己。我還覺得,年輕人找女朋友應該找個年齡相仿的、不謀錢財的……”小斌如此答道。他還說,現在他的處境好了,再回頭看這件事,心態“平和了很多”。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