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老外輪流我一夜 口述和兩個外國人啪啪快受不了了

 

 

 

女人的骨子里或許和男人一樣,都是色色的。終於那次我和兩個外國男人瘋狂了一次,和老外在一起的那一夜猶如暴雨般。不得不說老外還是有點不一樣的~
我守不住最後的防線

  那是我剛失戀後的一段日子,ken的到來卻讓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和他熟悉後,幾乎所有的午餐和晚飯時間,我都和他在一起,這個幽默快樂的荷蘭男孩讓我暫時忘記了身在異鄉的孤獨。我原以為我們可以一直這樣來往,我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線,沒想到,這想法很快就被一場派對打亂了。

  一天,ken神秘兮兮地來找我,說要帶我往參加一個朋友的生日派對,還靜靜塞給我一份禮物。當時我在上課,不便拆開,等到下課時間,我跑到休閒室一看,嚇了我一跳,是一件透明的蕾絲褻服。難道他要我穿上這個往參加朋友的PARTY?心裡正迷惑著,ken的電話又不期而至:“親愛的,記得把這個穿在裡面。晚上8點,我在老地方等你。”

緊接著我看到了讓我終身難忘的一幕,派對上所有的男男女女開始脫衣服,男的赤裸著上身,只穿—條短褲,女的都穿著各式透明性感的褻服,大家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摟抱在一起,音樂的聲音更大了,有人在叫,有人在笑,有人在搖頭……

  那種瘋狂和迷離的鏡頭以前我只在電影裡看到過,今天居然在我的真實生活中上演了。我感到眩暈,無所適從,很快,我的褻服也被展現在眾人眼前,我聽到ken在大叫:“今天她是我的東方新娘,沒有人會比我更快樂!”

就在這個晚上,我沒能守住自己的防線,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當ken的“大傢伙”毫無顧忌地捅向我的身體時,我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快樂,只有痛。

  派對事件之後,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振作。似乎在忽然之間,我一下子找不到自己了,我出國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在這剛剛過往的荒唐一夜中,這段曾讓我憧憬的愛情忽然變了味。
ken仍然不斷地找我。電郵、電話、書信,他動用了一切氣力來換取我的原諒。他不斷地向我解釋這就是生活,是校園生活也是人性生活的一部分,但我還是難以接受。

  又一個傍晚,ken在宿舍門口等我,說有人想見我,希看我能賞臉一聚,緊接著一位頭髮花自卻很有風度的中年女性出現了。原來她是ken的媽媽,到澳大利亞來旅遊的。她和藹可親地拉著我的手說:“我的兒子告訴我他陷進愛河了,愛上了一位美麗的東方姑娘,但那位姑娘總是拒盡他,所以讓我來幫他的忙。”

  ken在一旁憨厚地笑著,手足無措的樣子,就在那一刻,長久以來堵在我胸口的石頭轟然落地。潛意識裡,或許我早已原諒了他,卻沒有說服我自己。今天他把他的媽媽請來,足以證實對我不是一場性愛高潮的遊戲,而是真正的愛情。想到這裡,我愉快地接受了他們的邀請。

  我也在她老人家眼前袒露心扉:我們中國人是很網傳統的,特別對女孩子而言,更看重家庭,更渴看婚姻,更期看有幸福的生活。 ken的媽媽和我講了很多,包括她的三次婚姻以及現在和ken的爸爸所保持的友誼。她告訴我,婚姻生活是水到渠成的,性生活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假如雙方覺得快樂覺得相愛,自然會走進婚姻。
ken媽媽的到來成為我和ken之間的一個轉折點。 ken當著她媽媽的面承諾要和我共同走進婚姻的殿堂,我很開心,我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一切和我剛剛經歷過的疼痛,很快我們在校園外租了屋子,住到了一起。

  我本來就是一個體質偏弱的人,哪裡抵得上強悍的ken。一個月後,我向ken提出重新搬回校園公寓居住。 ken不願意,他抱著我深情地說,以後一定尊重我的感受,他也不喜歡沒有愛,他希看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快樂的。

我和ken在一起後,語言和學習上他對我有很大的幫助,也讓我快速融進到這個陌生的國度,讓我的身邊多了很多異國的朋友,這也是我捨不得離開他的原因。在反反复复的猶豫中,我們還是沒有分開。

然而事情並非我想像的那樣,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我拉到醫院往做檢查,當醫生告訴他我並沒有任何疾病,只是下身有稍微的炎症時,他才長長地鬆了口氣。
這件事情讓我再一次對眼前這個外國男人產生了懷疑。也許他並不在乎我,他甚至懷疑我,懷疑我有性病,懷疑他會因此染上病,他每次都戴安全套並不是為我好,而是為他自己。可是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我所能控制的範圍,一個月後,當我終於決定從他那兒搬出來時,我忽然發現,這個月我的月經期沒有準時來,我一下子慌了,我最最擔心的事情在一張尿樣檢查呈陽性的化驗單上得到了證實。沒有辦法,我跟ken打了電話,告訴他我有了他的孩子。

ken的反應同樣驚奇,他似乎有些不相信,一個勁地喃喃自語:“難道真的這麼巧,一次也能中?”我本想打掉孩子,可是澳大利亞不答應做非法流產手術,對於我而言,唯一的選擇就是結婚成親生下孩子。我向ken提出結婚成親,ken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只是說等他完成了學業再和我結婚成親,結婚成親後我們到荷蘭定居,那是個美麗的鬱金香國度。在他許給我的美好承諾中,我開始了艱難的懷孕了歷程。

  我從小就是過敏體質,又有哮喘病,懷孕了後我到醫院做孕檢,查出兩個陽性(病毒感染),這讓我對肚裡的孩子非常擔心。懷孕了初期,我的頭髮開始大把大把地掉,醫生交待懷孕了頭三個月是不能性交的。也許是ken難以捱過這段寂寞的日子,也許是ken越來越厭煩由於懷孕了而日益憔悴的我,在我懷孕了兩個半月的時候,ken以做畢業論文為由重新搬回了校園,把我一個人留在了校外的宿舍中。

  我的懷孕了反應仍然很大,剛開始我還在為能暫時擺脫ken而興奮,由於在我懷孕了的這段日子他總是​​要和我過性生活。卻沒想到,ken的這一走卻是另有打算。
我在這邊艱難地數著日子過,那邊ken卻開始了他的另一段風騷史。很快,他在追求另一個亞洲女孩的情事網傳到了我的耳朵。聽別人講,那是一個韓國女孩,才19歲,長得非常漂亮。當這一消息得到證實後,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地掉了下來。我到澳大利亞來追夢,僅僅是追求這麼一個荒唐的人生嗎?肚裡的孩子一天天地長大,自己未來的路卻不知在何方!

  還沒有完全失往人性的ken還是經常回來看我,給我買日常生活用品,為我付房租,只是他不再說我愛你之類的話。我懷孕了四個多月時的一天晚上,ken忽然回來了,喝得大醉,我哭著求他,跪在地上求他都無濟於事……

可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當醫生告訴我嬰兒已經成形了,是個男孩時,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我從病床上一跳而起,朝ken撞往,我只想和這個自私到極點的男人同回於盡,這個曾經帶給我無窮憧憬的男人留給我的只是永遠難以彌合的傷痛。旁邊的醫生把我攔住了,在我的一再要求下,他們報了警。 ken被警察帶走了。

“這一切只是個意外。”一個星期後,ken再次出現在我的視野中,陪同他前來的還有警察,他們認定這只是個意外,理由是我們是同居關係,並非某一方對另一方實施的強姦。我無言以對。

出院後,我開始持續完成我的學業,ken仍然來找我,不斷地向我懺悔,不斷地向我解釋,希看我再給他一次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我又稀里糊塗地做了他的女友,又開始和他同居。假如說前一次還是由於愛情,那麼這一次只能說是我自作自受了,也許是我覺得像我這樣的人已經不可能再擁有什麼

  完美的愛情了,也許是那份虛榮心和孤獨感在作怪,總之,我們又住到了一起。

  性愛本該是令人愉快的一件事,可是這些經歷卻讓我滿身傷痕,我在離開祖國兩年多之後回到了家鄉。很多人以為我是他鄉學成回來,只有我自己知道心裡究竟有多苦。我此次回來只是為了躲避ken這個異國男人的折磨, 再也不願回憶那段不堪的時光~






相關閱讀
   
尼克成人網,視訊辣妹,真人美女視訊直播,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173視訊聊天,live173 視訊美女,視訊交友,午夜直播間在線播放,一對一私聊福利,ᴬ片線上免費看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視訊美女,能看啪啪福利的直播app下載,H漫畫,伊莉影片區不能看,兔費色情視頻直播間,奇摩女孩視訊聊天網,a383a 影音,第一福利視頻網站在線,免費交友裸聊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