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生活我離開孩子卻被禽獸老闆睡了

 

 

 

我今年剛40歲,老公是河南鄉下本分的老實人,是泥瓦匠,整天跟著村里人走南闖北,碰見大的建築工程就包下來,然後一天70元,沒日沒夜的干。一年回來三次:麥收、掰苞谷、過春節。可是去年,回家時一臉的沮喪。我問,怎麼了?他跟頭驢一樣,就是不發一聲。後來我急了,使出殺手鐧,對他又掐又咬的,他才結巴的說,包工頭賴帳,走了……我回家的車費還是好心的記者給我的。

只覺得我一陣頭暈目眩,我怎麼嫁給這樣一個窩囊菜!這年可咋過呢? !怒歸怒、氣歸氣,念在夫妻一場的情份,我也只好忍氣吞聲。年過的相當不襯意,因為拮据,只在年初一買了半斤肉,二兩剁餃子餡,三兩炒肉菜。 “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大街無人問”就連親戚也懶得在年初二後來串親,不過也省的聒噪,再說,真要提著廉價的幾箱果子來了,我拿什麼去招待人家? !
混混噩噩一直晃悠到正月16,我大腿一拍,你今年在家收拾家務,按時接送孩子上下學,我出去抓錢。他用不可思議的眼神上下打量我,看的我心裡發毛。我知道他在想什麼,無外乎就是怕我在外邊胡來。我長的漂亮,村里很多年輕的小伙子都說我像鞏俐,我也不清楚鞏俐到底是怎樣的尤物,但大家都盛讚她的美貌,我也就容不得不信了。

所以,從某種層面上講老公的擔心也不無道理。再說,外面人心險惡,根本不是我這種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村姑所能應付的了得。可我鐵了心,於是就將他一軍:怎麼?對自己這麼沒自信? ……他笑了笑:你一個婦道人家,在外拋頭露面,人家會想她男人是不是死了!我最忌諱“死”字,因為它帶著一股晦氣,是要觸霉頭的。因此,我攥足勁頭呸三聲後說,我決定的事情就這樣了,再說些不三不四的話小心我絞掉你的舌頭。看我發威,他便訥訥的不再言語。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張羅外出了。經人介紹,我來到北京郊區的一個工地上做飯。農民工的伙食好料理,土豆菜撒上鹽巴炒熟就行,能映出人影的麵湯你一碗我一勺的也喝的津津有味。剛開始需要蒸饅頭,由於我火侯把握不准,饅頭在第三次蒸的和石頭蛋子一般生硬時,那個叫老總的人說,順著這條路一直走,有個換饅頭的,你去吧。他說話時異常的溫柔,眼波蕩漾著一種濃情蜜意,我知道那是屬於男女之間的,員工與下屬間跟本就不存在。
那天,我正費力的拿著大鏟勺翻菜時,突然,一雙手極不安分的向我游離過來。接下來是微喘的鼻息和發福的肚腩,僅在一剎那我轉過身,看到老總正曖昧的看著我。此時,寬大的西裝褲悄悄的頂起了一角,他試圖向我靠攏,我推搡開來:都快當爺的人了,還這麼無恥下流。儘管我壓低了嗓音,對面腳手架上的伙計還是支言片語聽見了什麼,掩嘴而笑的同時免不了竊竊私語。

他頓時板起臉,什麼該看該聽你們心裡該有個分寸,今天你們幾個每人扣50。說完他們,他轉向我,裝的跟個大尾巴狼似的,我今天晚上等著你,晚9點我的秘書會來接你。還沒等我想清楚拒絕還是接受,就聞到一股刺鼻的轎車尾氣向我噴來,我被嗆得連連乾咳了幾聲,之後的幾個小時裡一直都心不在焉。晚9點,那個一臉諂媚的小秘書恭恭敬敬的對我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鬼使神差般,當司機發動引擎,我居然有種莫名的興奮。
順著秘書的指示,穿過金碧輝煌的大廳,沿著曲折的木質樓梯大約走了十分鐘在一個深紫色的門前停下。尚未摁門鈴就听到裡面傳出一個女子的小聲嘀咕:人家還想要嗎,每次都掃興。接著是老總的聲音:我這不是要辦正事嗎?我的小乖乖,來,寶貝兒啵一個。門開了,秘書已悄悄的退下,走出一個妖精似的女郎,在經過我身邊時她胸前的兩座大山著實讓我好一陣嫉妒。畫著淺綠色的眼影,平添一點狐媚,跟范冰冰版的妲姬有一拼,讓我感嘆原來真正的美女在人間啊。

我徑直走進屋裡,此時已是三月天,但還冷的讓人打哆嗦,北京城裡很多人都還沒脫下厚實的羽絨服呢。然而這裡卻溫暖如春。我後背立即捂出一層細密的汗,勃頸處也涔涔如露。老總用白色的絨毯,上面繡滿了紫色的蒂蓮從腰間包裹住下身,正曖曖的看著我。我慌忙低下頭,不敢和他對視。老總雖然年過四十,除了不可避免的啤酒肚,每隔一段時日就去健身房鍛煉,身材依然可圈可點。可不像老公,滿身肥肉,出汗都像在流油,忘了有多久,夫妻生活的概念在我的意識裡不斷的模糊,以至斷了慾望像個尼姑。






相關閱讀
   
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真愛旅舍同城視頻聊天室,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色、情微電影,成人電影,性愛影片,一對一隨機視頻,日本視訊正妹,色裸聊直播間,愛愛小說 - 色情小說 情色文學
免費視訊秀,live173影音,女人下蹲絲襪走光,live173視訊,Av女主播視頻網站福利,免費性愛影片,午夜秀場直播間,173視訊聊天,173視訊,mfc視訊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