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這就是我們偷吃禁果的後果

 

 

 

六月,天空悠藍,美麗的日子裡我流著眼淚離開了生活和學習了四年的學校連同那懵懵懂懂的情愫。又輾轉了一個月,來到一座遙遠而又據說是充滿希望的城市——北京。我以為這裡滿滿的是機會,只要你伸手就可得。卻原來不是。絕望的要放棄的時候,投出去的簡歷終於得到回音,被錄取到一家環境公司做行政秘書。辦公室在22層,臨窗坐著,窗外汽鳴聲聲,傳上來雖微弱,卻總是攪亂思緒。陽台上大片大片的綠蘿。帥氣卻渾身散發著冷氣不容接近嚴肅的不得了的上司樂天在隔了兩個隔斷的前方用審視的目光環顧著辦公室各個角落。大家背地裡叫他“大馬”。
素素在博上寫道:日子如同在浮灰上寫字,誰不是染得滿手塵土。我深有同感,雖涉世不深,卻已把該明白的不該明白的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了。當所有的新奇變得平淡,所有的陌生變得熟識,塵埃落定了,日子開始像穿在身上洗得泛白的牛仔褲,了然無趣的只剩一種顏色時,於是我無時無刻不再渴望著愛情的光芒將我照耀並渲染上奪目的色彩。偶有天對著鏡子淺唱低吟、自我陶醉,才發覺穩定了、心寬得本瘦削的身子開始呈現橫向發展趨勢,沮喪得拉長了臉給好朋友電話,她建議說,去健身吧。
我想反正需要鮮活的原素注入進來,就答應了。趁著健身房打折的機會我和好朋友在公司附近辦了張年卡,做好充分的準備與減肥來一場無聲的戰爭。下班的時候,是我最快樂的時候,可以回家脫下繃得緊緊的工作套服換上寬鬆舒服的運動衫站在跑步機上或是賣力跳健美操時大肆揮甩著漢水,我傻笑著以為甩下去的漢水就是身體上多餘的脂肪。
那天好朋友說健美操室來了位帥的不得了的男教,所以興奮的我下了班來不及回家換衣服早早就守到健身房門口,結果好朋友打電話說有事兒,去不了。我到點兒就悻悻然的一個人進去了,剛去了,看到健身房已是排了好幾排的美女,只好站在後排,嘆了口氣,心想:看來新老師魅力真是不淺呢。惦起腳尖看著傳說中的帥哥,沒辦法,人多我個子小,把高跟鞋惦了再惦,終於看到,“咔”鞋跟掉了,不看還好,看了受驚過度,鞋跟都被嚇掉了。
現在的我甚至我們兩個人再也不可能了,我對他做出了這樣的事情猶如一張白紙被沾污,我只求他能夠不要恨我畢竟我也是因為太愛他了太想擁有她了才會這樣做的,我的良苦用心希望你能懂。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