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愛的富婆勾引我上床原來是為了借精生子

 

 

 

認識阿芳是在一個朋友的聚會上,那時的我,由於女友追隨一富老頭而去,留下我一個人獨自品味失戀的苦咖啡,所以在朋友的聚會中,眾人的歡樂與我無關,我安靜的坐在角落,一個人品嚐著紅酒,聆聽著憂傷的音樂。這時,一位穿著性感而美麗的姑娘來到我面前,她是那麼的高挑,身材是那麼的勻稱,彷彿一朵燦爛的玫瑰坐在我身旁,要與我共同品嚐紅酒,雖然我不認識她,但她是我朋友的朋友,再說如此美麗的姑娘讓我這顆孤獨的心感到內心的渴望。
 
她沒有問我為什麼不去跳舞,只是默默的坐在身邊,不時的敬我的紅酒,一曲終了,一曲又起,她優雅的請我共舞一曲,我不忍拂她的意,隨著歌曲響起,我們來到了舞池,在跳舞的過程中,她問我為什麼一個人鬱鬱寡歡,我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她那精緻的臉蛋,她讓我想起了我的女友,她肆意的讓我望,隨著舞曲的深入她慢慢的向我靠攏,我感到一陣窒息,感受到了她身上的體香,讓我不能把持,緊緊的抱著她的腰,她適時的貼上我的身體。
 
一曲終了,我們都沒有下去的意思,等著另一曲又起,這是一段曖昧的舞蹈,燈光也隨之熄滅,我們在這曖昧的舞蹈中,緊緊的抱住了對方,我似乎聽到了她的呻吟,讓我雄性勃起,她開始扭動著她那穿著薄紗的身體,迎合著我早已勃起堅硬的身體。
 
  直到晚會結束,我們都抱在一起,直到分手之際,她抱著我的身體問我:“難道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嗎?”
 
  “你能夠告訴我你的芳名嗎?”
 
  “我就叫阿芳。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嗎?”
 
  “很高興認識你,阿芳,希望明天還能夠見到你。”
 
  “你能告訴我你的聯繫方式嗎?能告訴我如果我想你你會來嗎?”
 
  “1357578…,如果你能呼喚我,我會準時到達你的身邊。”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叫劉濤天。”由於在這樣的曖昧場所,我以為只是朋友的相互友好表示,並沒有會想到明天他會找我,我們就這樣分手在這曖昧的午夜。
 
由於第二天是星期六,不用考慮怕上班遲到,讓自己睡得死死的,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太陽已經老高,一看時間,已經是上午10點多了,感覺肚子有點餓了,趕緊起來,一看手機,上面竟然顯示有5個未接來電,原來是同一個號碼,但對這號碼不熟悉,但既然打了5次,準是找我有事情,我馬上​​回過去,電話那頭傳來女性的聲音。
 
  “濤天啊,我是阿芳,為什麼不接我電話?是不是把我忘記了?”原來是阿芳打來的。
 
  “沒有,我的電話昨天整成靜音了,我才起來,沒有聽到,對不起。”
 
  “哦,你下午有事嗎?我想見你,能給面子嗎?”
 
  “美女邀請哪有不敢給面子的,能有你的邀請是我的榮幸。”
 
  “少貧嘴,下午來我家吧,我去接你,不,我現在就去接你,中午請你品嚐我的廚藝,你家在哪裡?”
 
  “不好吧,你告訴我你家在哪裡,我打車去就是。”
 
  “不,我要親自來接你。告訴我,你家在哪裡,好嗎?”
 
  “那真不好意思,還要美女來接我,我家在南湖路濱苑小區。”
 
  “OK,我馬上就到,你準備一下吧。”
 
我趕緊洗了一下臉,換了一套衣服,剛整理一下床上被子,這時,電話響了,原來她來到了我的小區,我馬上下樓,發現她正在一輛紅色寶馬車旁,和風吹起,那裙子飄起,像一朵盛開的芙蓉花。她遠遠的看到我,不停的向我招手,我來到她的車裡,感嘆竟有如此有錢的美女,我一個大學研究生畢業,工作已有5年,還要靠貸款分期付款才能買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哪有錢來買如此豪華的車,而眼前的阿芳看來比我要小,
竟然能用上寶馬車,心裡正在感嘆不已。阿芳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笑著說我如果想用車,可以長期借給我一輛別克車用,但前提條件是必須隨叫隨到。我說竟有如此美事,不會是做夢吧。阿芳笑著說只要我做到,就不只是美夢。正說著車子在一幢豪華別墅前停下,我不相信這是阿芳的房子,我好像劉佬佬進了大觀園,這個城市還有如此漂亮的房子,前面有一個很大的花園,花園裡有許多美麗的名貴花草,進入屋裡,那是一幢三層小樓。
 
  在阿芳的帶領下,我來到餐廳,原來飯菜早已擺在了桌上,阿芳叫我坐下,說飯菜已經弄好,只等我來用餐了。我問她就我們兩個,她告訴我就我們兩個。然後,阿芳從冰櫃裡拿出一瓶紅酒,說要好好和我喝一次酒。我的酒量不是很大,但對於喝紅酒我很喜歡,於是,我們開始喝了起來,由於早晨沒有吃東西,幾杯酒下肚,我感覺有點醉了,阿芳的酒量卻很大,絲毫沒有就此罷休的味道,我說我不行了,她建議放音樂,然後我們在音樂聲中又喝了起來,這時,阿芳要我和跳舞,趁著酒興,我們在音樂聲中跳了起來,慢慢地,我們開始抱著對方。
 
阿芳的嘴唇開始向我的嘴唇靠攏,我們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吻著對方,我們的呼吸開始急促,身體已經不能把持自己,阿芳她那火熱的身體,輕輕的呻吟,再加上那曖昧的歌聲,讓我們的身體在相互扭動。慢慢地,我感覺阿芳在解我的衣扣,手在不停的撫摸我的身體,我感覺我控制不住自己,不自覺的用手撫摸著她,脫她僅有的裙子,慢慢地,我隨著她的身體來到她的房間,然後抱著躺到了床上,這一刻,我們都忍不了,想到脫下對方僅剩下的內衣,情感口述開始了靈與肉的交融… …
 
當我們醒來,已經到了晚上,阿芳緊緊的抱著我,吻著我的全身,在她的引導下,我再次感覺到身體在衝動,我們再一次交融在一起,那一夜,我們興奮了整整一夜,在阿芳火熱身體的吸引下,我感覺不到疲倦。
 
第二天,我們都疲倦了,睡了一上午,下午的時候,阿芳帶我去商場,給我買了幾套衣服,從裡到外,從夏天到冬天,都給我買全了,那昂貴的價格是我一直不敢去想的,然而,阿芳眼睛都不眨一下,卡一刷,然後瀟灑的帶我上車,回到她的家,隨後,我們一起洗澡,一起將身體最深層的東西喚起,直到我們沉沉的睡去。
 
  後來,在和阿芳的交談中知道了阿芳來自香港,準備在這個城市投資辦公司,現在正在籌備期間。
 
接下來的兩個月,每次在我下班我,阿芳總是準時的來到我單位接我,單位上的同事為我找到新女友而祝福我,尤其是看到我女友竟是富婆時,笑著說我在走桃花運,說我福氣太好了,而且美女還如此的對我好。可阿芳既不肯定是我的女友,也不否定同事的說法,總是淡淡的一笑。
 
  兩個多月之後的一天,阿芳叫我自己開那輛別克車上班,告訴我下班自己開車回來,她有事去了,等幾天才回來。我當時沒有在意,下班後自己開車回到阿芳的家,打開家門,沒有看到阿芳,心裡感覺空蕩蕩的,似乎有種不祥的預感,這時,我看到了茶几上有張寫有字的紙,拿起來一看,原來是阿芳留給我的。

親愛的濤天:
 
當你看到我這封信時,我已經在香港了,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也請原諒我的狠心,其實我是香港某老闆的第三任妻子,今年他有70歲了,但他一直沒有生孩子,他說只要我能夠給他生個孩子,不管用什麼辦法,所有的財產都會留給我和孩子,但他年齡已大,而且根本沒有生育能力,要想為他生個孩子是不可能的,於是,我想出了一個辦法,找個男人,讓我懷孕,於是,我來到這個城市,你的那個辦舞會的朋友就是我的表哥,當他知道我的情況後,他說你很優秀,是個研究生,而且十分帥氣,最近剛失戀,這正是我要追尋的目標,有良好的基因,而且有良好的教育,為我的後代埋下優秀的種子。
 
所以,我們有了一個浪漫的相遇,在我們相遇後,你沒有問我的過去,也沒有問我的情況,其實,你如果問我,我會告訴你的,但正是因為你的不問,我對你的人品更加感到欣慰,因為你是那種不問過去,只管將來的男人,這種男人現在很少了。在我們的交往中,我深深的愛上了你,你是那麼的優秀,也是那麼的陽光,其實你是我生命中要追尋的男人,然而,我卻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因為我不想失去這巨大的財產,所以,前幾天,當我知道懷孕後,我感覺我的目的達到了,我原來本想將這房子賣掉悄悄地離開你,但我感覺我欺騙了你,所以,我考慮很久後,將這房子留給你,這兩天,在我表哥的幫助下,我將房子產權已經過戶到你名下,房產證就在房間的床上枕頭下,我為什麼放在那裡,因為那是我們愛的地方,這也是彌補我傷害你的唯一辦法。
 
親愛的濤天,如果我們有緣,我相信有一天我們還會在一起,我會帶著你的孩子來到你的身邊,如果沒有緣,我會永遠消失在你的視野,永遠不會打擾你的生活。
 
希望你不要恨我!我也沒有辦法,因為我的生活方式決定了我的選擇,我必須早點離開你,要不然,我怕自己下不了決定,所以,我狠心的離開你,希望我的離開沒有傷害你!
 
  深愛你的阿芳
 
  看著面前的這封信,我感覺天旋地轉,前面的女友隨富老頭離開我,現在的女友卻因為富老頭而利用我,我原來只是阿芳肉體佈局下的代孕種子。我望著外面西下的太陽,那夕陽象血一樣的紅,這一刻,我頭腦一片空白,心卻像刀一樣絞著痛。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