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種讓人瞠目結舌的性幻想

 

 

 

 

 

性轉幻

聽上去有些奇怪,但是不少24K純直男都曾幻想過自己和偽娘或是變性人的干柴烈火。心理學上將這種現象稱為 “對雌雄同體的特殊偏好”。其中一些慾望比較強烈的,會保留自己的小兄弟,但同時做豐胸手術,像女人一樣生活。

美國西北大學的一項實驗表明,半數以上的直男志願者都坦言變性人對他們有種“奇異的,獨一無二的吸引力”,因為“這些人既是男人,又是女人,像霧像雨又像風。
被迫幻想

調查顯示,女性中最普遍的性幻想類型就是被強迫。心理學專家對此的解釋包括受虐情結,以及女性對其不可抗慾望的投影等。生物學上則認為女性潛意識裡有屈服於強者的傾向;甚至還有證據表明這種幻想能極大程度刺激交感神經系統,讓幻想者更xīng奮。

值得注意的是,對此最確切的解讀應該是“對極端迷戀狀態的幻想”。有這種幻想的姑娘情感來源於“感到自己被需要”,並不是渴望成為某種犯罪的受害者,而是想要屈服於自己選中的對象,即使過程充滿危險。至於最終屈服與否的結果,還必須要姑娘說了算。

戴綠帽

三人行,兩人戰,一人看。這種性癖簡而言之就是樂於直視並享受自己被綠的過程,屬於典型的受虐情結。心理學專家稱這一幻想歸結於男性對於頭頂變綠的恐慌,以及由此引發出的幻想。

另有研究表明通姦情結在高學歷、高智商和高收入人群中更為普遍,然而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擁有”對方這種觀點在思想中已經根深蒂固,面對頭頂綠色他們只會感到屈辱和嫉妒,就像孩子被搶了玩具,更別說享受所謂的競爭快感了。
戀足癖

戀足癖非常普遍。腳(包括與腳相關的鞋襪)絕對是最受歡迎的非生殖類身體部位。

加州大學圣迭戈分校的神經學家則有不同的見解通過實驗發現,一些被截肢的人有時也能通過幻肢獲得快感,這是由於大腦處理觸覺信號的部分中,足部區域與生殖區域緊密相鄰所以難免發生信息共享。這從某種程度上為戀足提供了科學解釋。

觸手控

隔海相望的鄰居日本可是世界聞名的觸手產業大國。 20世紀初日本國內開始嚴查非法色情影像。 1986年日本情色電影導演前田俊夫機智地打了個擦邊球,他的大製作《超神傳說》包含了各種超自然巨型怪獸與人類嘿嘿嘿的鏡頭……
吸血鬼控

吸血鬼熱在西方文化中歷史悠久,這原本是古代恐怖故事,這些年因為類似題材的影視劇熱播重新進入公眾視野。在這種幻想中,一方扮演吸血鬼,另一方的角色被稱為“黑天鵝”,專門為吸血鬼提供自己的血液。

進化心理學認為,吸血鬼通常都高大陽剛,帥氣多金,這一形像在擇偶中具有無可比擬的競爭力,而其與生俱來的神秘感和超能力更是能帶來極大愉悅感的(中二)設定。

來自奧羅拉大學的研究者認為現代人對吸血鬼的偏好和經濟低潮有關——在經濟緊縮時期,人們害怕失業,因而崇拜像徵著力量和永生的吸血鬼也就不足為奇了。

性副態幼稚症

這個拗口的名詞在日語裡更加直觀,被寫作“小兒性慾”,即在嘿嘿嘿前後表現極為幼齒:喜歡穿著尿不濕叼著奶嘴,在地板上爬來爬去,甚至像孩子一樣被打屁股。

該癖好多來源於幼年時適應性學習能力培養的缺失和錯誤的早教機制,當然還包括不切實際的幻想。但是這一性癖中“嘿嘿嘿”所佔的成分略小,參與者更多地是想藉此尋求無微不至的關照和呵護。
睡美人控

通常來說,嘿嘿嘿需要表情及語言的全方位交流,但有人卻偏愛通過非暴力手段和熟睡中的人來一次親密接觸。

研究分析,沉睡中的人類看上去停止了思考,因而更像是”物“而非”生命體“,“物“則意味著被他人佔有和控制的可能。換言之,睡眠中的人更像是一件置身真空且未經打磨的藝術品,純粹到不忍破壞,而一旦對方甦醒,所有的幻想都將轟然坍塌。

斜視控

這項性癖絕對是公認地稀少,簡而言之,患者對於斜眼人群有種特別的喜好。不幸的是,這種癖好很可能是心理變態的早期徵兆。

法國哲學家勒奈·笛卡爾(沒錯是他建立了平面直角坐標系)就是個典型的斜眼控,因為他幼時曾發自內心地迷戀過一個輕微斜視的姑娘。他認為,每一次強烈的情感爆發都會在腦中留下痕跡,就像摺紙產生的摺痕,輕輕一推便會重蹈覆轍。因此,當他再次遇到斜視的姑娘時,和幼時相似的衝動和慾望就會被不自覺地喚醒。回過神來,體內愛慕斜視姑娘的洪荒之力已經成為習慣,無法控制了。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