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兩次被強奸的經歷

 

 

 

 

 

想了好久好久,才打算試著把這兩次的經歷寫出來,我想這樣我也會好過些的,同時也是為了給各位姐妹一點提醒,不要太相信人了!我的二次信任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局!

  第一次:2000年,大二

  我上大二,22歲,年齡真的不算小,但是在這之前我從來沒談地戀愛,更不知道戀愛是什麼東西。

  記得那一年10.1學校放假,我準備到青島去找同學玩。我們宿舍有一個室友和我很要好,她家在濟南,說是順路叫我和她一起回她家去玩玩順便還可以看看她的BF,我那時候很天真,覺得有了BF的女生好幸福啊好偉大,真的很想見一見別人是怎麼在一起的。已是我就和她結伴去了她家玩,如果沒有她那個同學的出現,我想一切都會非常完美!

  我,我室友,室友男友,室友妹妹,室友媽媽在一起做飯吃,真的很開心。後來吃飯時他來了,聽介紹說是我室友幼兒園就在一起到高中的同學,沒考上大學就在地讀了二年大專(我室友重讀了一年)現在畢業在交通局裡,混得很好!

先來說說我室友的家吧,二室一廳的大院,廁所在外面,廁所裡養了條大狗,狗很兇,我每次去WC都要我室友帶著,她們家只有她和她妹妹兩個,加上她爸媽。住了兩室,這樣就沒地方給我住了,但是她在宿舍裡跟我說可以帶我去她奶奶家住,我是隨遇而安的人對住宿真的沒什麼要求。

  在飯間我們都說起這件事,她媽媽說吃完飯你就帶你同學去奶奶家裡住吧。他,暫時叫他A吧,A聽了就說:去奶奶家不方便吧,而且條件也不好,我家房子大,可以去我家啊,我家客房好多,我看看我室友,我室友又看看我,說他家比較好些,沒有大狼狗,你可以一個人睡得很舒服啊,要不要去?我覺得她的意思是去吧去吧的意思,我沒說什麼笑笑說,沒什麼啊,去就是了。我之所以想著可以去,是因為:

  第一,他們是從小玩到大的同學,如果他是個壞人,我室友不會同意我去的。

  第二,我不是很想去她奶奶家住(這也是當時吃飯的想法,如果有更好的地方,我當時就想著可以不去她奶奶家)

第三,他長得高高大大的,很陽光的樣子(這都是實話實說,如果他長得很猥瑣可能我就不會去了這是當時的想法),而且山東人不是都很憨厚的麼?在我的印像中這類人是不會有壞人的,而且他之所以這樣說也是幫同學而已。 (我那時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室友沒和我一起去,真的是忘了,最後是只有我們兩個去的)

  聽到我這樣說,室友媽媽推了她女兒一下,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 (這是我後來才想起來的)

  吃完飯後A開了摩托車帶我回去,不過我們沒有直接回家

他帶我逛了濟南好多地方,最後在他家附近的一個草地裡坐了一會,他在抽煙沒說什麼話,最後跟我說他很喜歡一個在很遠的地方的網友,想去見她,我說喜歡就去啊。這讓我覺得他是有情有義的人,防備就更加弱了。最後他送我到他家了,他爸媽開的門(當時更是什麼防備都沒了,家裡還有他爸爸媽媽,誰會想到有這樣的事?),然後又進去睡了。他帶我上樓去他的臥室,我拿了包站在那裡,叫他帶我去客房,他說你就住我這間好了,我去客房,我這間大些。我沒說什麼,見他走了後我就換了睡衣去洗澡了,回來時看到他在房裡找東西,我問他找什麼,他說給我看他的相冊,已是我們都坐在床上看了起來。不過我真的很累,坐了十幾個小時的火車,我一點看意都沒有,我翻了兩下就說我要睡了。

  他也沒說什麼就出去了。我迷迷糊糊得就躺下睡了。沒想到一個小時他竟然進來了,我記得門我是鎖上了的(真的是記得鎖上的,我送他出去時,我順手將門關了然後把後面那個按鈕按了下去)。他拿了兩瓶可樂,上面是插著吸管的。說他睡不著可不可以陪他聊聊天。

  我免強坐起來,說要聊什麼。他就跟我說了些自己感情上的事,然後給我一瓶可樂,說渴了吧?我自然得接了過來,喝了幾口,我靠在床上,他坐在對面,他不停得講著講著什麼,但是我好像是聽不見了。我卻越來越迷糊了。頭也暈。到現在我都一直很想知道,世上是不是有一種藥,讓人吃了不會失去知覺,卻失去力量的?

  當他坐過來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雖然我沒談過戀愛,從來不知道何為ML,但是也知道在當時會發生什麼。他過來解我的衣服。很輕也可以說是很溫柔吧,如果這個詞可以用在強姦犯身上的話。我當時心裡好急啊,我說不不不,不要!但是聲音是太小了,我用手推但是力氣卻是太小了。寫到這裡我還能感覺到當時無力的感覺。就好像是做惡夢,你想醒來卻又醒不來的感覺。

  順便說一下:我那時候正在例假,好像是來了三天還是二天,過了二年多了,已經不是很記得。當他脫到內褲時他就知道了。他沒有脫下去,我真的很慶幸。

  他看到我來了例假就沒再脫我的內褲,但卻把自己脫光了抱著我。

  我雖然有知覺,但是沒有力氣,不過還是可以動和說話。我用最大的聲音喊,用最大的力氣推他,但是在他看來卻只是更興奮而已(這也是以後細想起來才知道的)。他爸媽我不知道聽到了沒有,但是後來我聽我室友的媽媽說他常換女朋友,常帶女孩回家過夜怪不得他爸媽見到我時淡寞的樣子。就算是聽到聲音也只以為是我們在調情而已。

  我說:請你不要這樣子,我來月經了,你沒看到嗎?人家說兔子都不吃窩邊草,我是你同學的好朋友啊,你怎麼連畜生都不如?

  他好像沒聽,只是不停得摸我親我的胸部,那種感覺真的像一萬隻蜘蛛在我身上爬來爬去。我真不會形容我當時的心情,又羞又怒又著急。我一時用所有想得到的字眼罵他,一時又求他。我說:求求你不要這樣,我還沒拍過拖,你這樣子叫我以後怎麼見人啊!沒想到他一聽到這裡竟一把拉下了我的內褲。

  他不顧我的例假強行進入了。可能你們一輩子都不會想到過那種感覺,但是我也真的寫不出來了。肚子很痛,下面更痛。 。大約十分鐘後或是更短吧,我就暈倒了,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來後發現我自己躺在那裡,床單上到處都是血。這些血讓我現在一看到紅色的東西就會暈和噁心。而我身上只穿著內褲,就只有內褲,當時我還是很沒力氣。但是動一下就很痛。我不知道這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後來我查書看到例假ML對男的也很不好。但是為什麼他會這樣呢? ? ?

  一直到天亮了我才有了力氣,我穿好了衣服慢慢走了出來,快不了,腳很酸。他家人在吃早餐。看了我也很淡寞,這讓我感到更寒心。我連招呼都沒打就開了門走了。也沒去我室友那裡。直接就去了車站買了車票等車回學校。

  我回到了學校,在澡堂裡洗了二三個小時,一邊洗一邊流淚,因為在宿舍我不敢哭,我怕別人問我怎麼了。只有在誰都不認識誰的澡堂才敢流幾滴淚!

  接下來的一個多星期,每次只要閉上眼都會看到紅紅的一大片。精神很差,上課只是在發呆。室友的男友特地從鄭州(當時他在鄭大上學)跑來看我,是 A告訴他們的。他們那天早上去找我,沒找到,A就告訴他們了,室友後來對我說沒想到A變了這麼多,在交通局工作,有了權力什麼三教九流的人都認識了好多。還跟我說對不起,但是一句對不起對我來說真的很輕微很輕微。我在這次之前身體很好的,每次來例假都很肚子都不會痛,但是那次後我每次都痛經。而且一來例假就很害怕。可能是心理的作用吧。

  第二次的強姦:大學畢業,深圳

  這以後我一直沒找男朋友,一直到大四畢業時,同班一個男同學對我很好,然後我就試著和他交往了。我們畢業後一起來到了深圳。

  畢業後,我和男朋友來到了深圳。我在一家汽車公司上班,做的是廣告設計師,歸屬於市場部。在深圳的朋友可能都還記得上一年在高交會的第七屆車展,我作為公司的市場部當然也要參加,那次車展有很多外國人,說實話我的英語才過四級,不是很好,但是日常對話還是勉強可以應對。在那裡,我認識了Max,那天我照常在展位裡,他過來問我車的東西,我很熱心的講解,他留了名片給我,然後要了我的電話號碼去。

  當車展過去大概一個多星期吧,我接到了他的電話,他問我的郵箱地址,我告訴他了,然後又問我們公司地址。之後到過幾次我們來看車。這樣我們就熟了起來。有一次星期六,他打電話來說問我想不想去看他教書(他是一個教師有時候會在深圳上課,有時會在小學那裡上課)。我當時的想法是:有一個外國人做朋友其實挺好的,自己還可以多學學英語,練練膽量,說不定以後跳槽會更方便呢(因為那時才畢業半年)(我承認自己當時真的是有很大的虛榮心,我還為了認識了一個老外而在QQ上跟我大學同學顯耀了好一段時間)。就去了,在深大聽他上課,挺不錯的,對他印像就更好了。 。學生們對他都很好的,一下課都圍著他問問題。

  最後他帶我去喝咖啡,喝完我就回家了。整個過程感覺他是一個很不錯的人,而且和他在一起時我們說著英語旁邊的人都會很羨慕得看著我。相信大家都看過美國電影,他的形像就和里面的黑人差不多的。不過在我的眼裡,黑人長的都一個樣。

  十二月份,因為工作的調動問題,我離開了汽車公司。那段時間心情很不好,也不是很想找工作,因為快過年了,工作也不是很好找。所以在這種情況下,Max一約我我就會出去。不過他一直都很好,我們會去南山的海上世界聽別人唱歌,去看海景,我那時候有男朋友,而我男朋友也知道我有這樣一個黑人朋友的。他並不反對我們一起去玩,他可能覺得我一個人在家會無聊,心情會不好,所以想我多出去散散心(我男朋友真的對我很好,只要他一下班就會趕回來看我,而我只要是他在家我都會在家的)

  而且他們也見過面一起喝過咖啡,大家都挺好的

  有一次我們(還有其他的朋友)到蛇口玩,正好他家在蛇口,於是我們都去了。這次沒事。

第二次,我在找工作,那時家裡沒電腦,但是他家有,他知道我在網上投簡歷後就對我說他家裡有電腦可以給我投簡歷,現在想想,不就是投幾份簡歷嗎?根本用不著去他家的。但是那時卻是去了。

他在家裡做了飯給我吃,還教了我一些英語,看了他在美國家裡拍的一些DV,還投了一些簡歷,一切都相安無事,大家都很開心,我走的時候,他還來了個擁抱KISS。還說:you are my best friend forever!(你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雖然我一時很彆扭,但想想兩國差距可能別人認為是沒什麼的,就沒再多想。

  我找了快一個月的工作了,但是毫無頭緒,心情不是很好,也好久沒和Max聯繫了。那天我正在好蛇口面試,正在差不多面完試後Max給我電話,說做了家鄉的什麼炒飯來著,問我過不過去嚐一嘗。因為幾次在他家都沒有什麼,再加上也好久沒見過他了,就過去了,他很熱情,我們吃過飯後坐在沙發上聊天,有不認識的單詞就查字典。突然他掏出手機來說給我看一張圖片,我看了老半天,都看不出來是什麼,最後才發現原來是他的JJ,當時很不自然,臉很燒。他說是他早上的時候照的還問我Big不Big。我當時肚子又痛了。很難受,說要回去了,他說這麼快走幹嘛,我們好久沒見了。

這麼快走,我們好久沒見面了,還問了我一些工作的事,我站起來拿了上衣就要走,他突然抱著我,發了瘋一樣的把嘴往我臉上靠,那個時候我的肚子真的很痛,想吐的感覺。他比我高很多,抱著我就像抱一個洋娃娃這麼簡單。

  在我的印像中,但凡強姦如果女的不願意,誓死不從的話,男的很少能得逞的,所以我當時就是抱了這樣的信念的,而且那時我穿了牛仔褲。

  我手和腳都在拼命得掙扎,但是對他卻沒有一點傷害,他把我抱到臥室裡,應該說是扔到床上了,我馬上爬了起來。雖然我很大聲的喊救命,但是外面卻總是沒有人敲門。這可能是深圳的一個悲哀,大家都只求自保,根本不會有人見義勇為。

  抱著誓死不從,他就拿我沒辦法的信念,我只有拼命掙扎,但是我錯了。

  可能是看我掙扎的太利害了。他用雙手把我雙手按在床上,我的腿本來是緊緊得合在一起的,因為這樣他就脫不了我的褲子了。沒想到他強行把我的腿分開,一隻腿壓著我的一隻腿,而且是用膝蓋! !可以想像當時我的腿有多痛了。這種痛讓我不由自主得張開了腿。他兩個膝蓋壓在我的小腿上,很痛很痛,我當時沒有別的感覺,就感覺到腿很痛,手很痛!

  我一直大聲說叫他別這樣,要不我要報警了,可是他好像沒聽懂一樣。當他把我所有衣服都扒光後,我已經是傷痕累累了,腿好像要斷了的樣子。他抱著我親來親去,那時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反抗了,聲音也有點啞了。一開始他怎麼都進不去,可能是我的太乾太小,他的太大,也可能是別的吧,而且我肚子好像在抽筋,很難受。

  我試著叫他不要壓著我的手和腳,






相關閱讀
   
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色情聊天室,伊利論壇,色內衣秀全透明秀視頻,女性開放聊天室,影音視訊美女聊天,一夜情視訊後宮電影院,后宮視訊,成人視訊,卡伊免費影片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免費視訊聊天室友,台灣裸聊入口網站,晚上福利直播軟件,六六大尺度裸體藝術,性愛視訊,波斯特免費影片,大秀聊天室,大尺度真人秀場聊天室,金瓶梅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