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體驗到了久違的舒服這是出軌的代價

 

 

 

 

 

女人自述出軌細節,對於相愛的兩個人來說,不能在一起就是最大的痛苦。他曾溫柔的吻過她,也曾帶她去看過春天山坡上的野花,還有秋天香山上的紅楓葉,很多年過去了,日子還在繼續,你能想起當初在一起的那些光景歲月嗎。
每天都能看見他,這對於她來說,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她每天都會叫他一起去上學,而他則離她很遠,他怕她被別人笑話,說她早戀。他總是那樣的為她著想。

 

  她總會在包包裡裝很多好吃的東西,她希望一見到他就會拿出來遞給他吃,她喜歡看他吃得笑嘻嘻的樣子。

 

  她的生日在春季,他總是會帶她去很多地方玩,去放風箏,去給她美美的照片,他們一起並肩看日落,彩霞。會在每年春季去踏青,夏季看夏花,秋季看楓葉,冬季看雪花。一經幾年,他還陪著她……

 

  他們上了大學,他們雖然不在同一所學校,但是他每週都會去找她,陪她聊聊天,說說話。她想他有時會想到頭疼,但她還是不顧一切的去想,她喜歡他迷人深邃的酒窩,和他燦爛的微笑。

 

  她還是那樣的愛他,她會把生活費餘出來,去做兼職,她和閨蜜一有空就會給他買衣裳,做好吃的等他。他也會每週不管室友的叫喚,叫他出去玩玩,他總會笑笑說:我要去陪她,否則她會想我的。

 

  他會溫柔的吻她的額頭,她也會像小貓一樣溫順的靠在他的懷裡,他們都想:希望這樣一輩子。

 

那年,他不再每週回來,他去了老家實習,她留在學校,她無意間發現頭疼,她一個人悄悄的去醫院檢查,結果是枕大池囊腫,如果持續惡化會壓製到視覺神經,可能會導致雙目失明。她很害怕,她無力的走回了家。癱躺在床上再也不想起來。
時間越長,頭疼的次數越多,她會感到眼前一陣暈眩,她的心裡一陣陣不安,這時,她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她艱難的拿出電話,吐出了她這一輩子都不願說的話:我們分手吧!

 

  她掛了電話,哭得不可開交,幾次都差點暈過去。他也哭得昏天暗地,便不顧一切的從老家趕來。她為他開了門,他一臉憔悴,她心疼得都快碎了。他一把抱住她,他問她為什麼?她卻哭著不肯說。

 

  幾天后,她騙他她有了別人,他心疼得差點崩潰。他的雙腿不聽使喚,便撲通的跪倒在地。她也無力的倒在地上,她卻倔強的不肯說半個字。

 

那時,她也在四處的打聽治療,她把自己的狀況說給了學醫的表姐聽,表姐說可能要手術,不過手術過於危險,存活率較小,她聽了無法接受,蹲在角落痛哭起來。良久,她拿出電話,準備最後一次打電話給他。

 

  他潰不成軍,他走了,去了很遠的地方。她去醫院準備接受治療,可是醫生卻不願為她開刀,便給了她很多藥,讓她好好休息。一段時間過去後,她明顯的有了好轉,她和姐姐去醫院,醫生告訴她她已經不用接受開刀,只要能控制囊腫的變大,是沒有多大的問題。

 

  她回到家,不停地聯繫他,可是他還是關機狀態,經過苦苦的尋找,苦苦的囑託,終於從他朋友知道了他的下落,可是他,已經不願意再回來。她給他每天都打電話,他的不忍,他又回來,但是現在的他,變得不愛說話,心裡老是有著疙瘩。

 

  她幾次都想向他解釋,可他已經傷透心扉,根本聽不下去,她便從此不說,他也從此不問。她以為,這一切,就這樣結束,可以重新來過。

 

  可是,他每天都會做噩夢,每次都會夢見她離開了他,每次醒來都是淚流滿面。他決定離去,可看見她傷心的臉,他便強迫自己留下來。後來的後來,沒過多久他會想離去,因為那個所謂的噩夢一直纏著他。

 

  今年春天,她的生日快到了,她發現他在躲避她,他好像有了新的女朋友,但她卻什麼也不知道。直到他給她說:分手吧!她打了一個很長的冷顫,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她崩潰了。

 

她蜷縮成一團蹲在角落,她沒有哭出聲音來,只是一直默默的流淚,她已經想到,他走了,不會再回來!他想起他給她說的話:分手了,如果想我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她說:我永遠等你回來,不管等多久!

 

  他沉默許久,聲音沉重的說:好!
她拿起電話,很想給他打,她想告訴他她很想他,但是她又那麼怕他討厭她,於是她忍住了心中的思念,便痛哭起來。

 

  她哭昏厥了幾次,又從昏厥中醒來,臉頰的淚點還沾著長長的頭髮。天慢慢的亮起來,餘暉灑在她的身上,把她的頭髮照得金銀透亮。她抬起頭,和曦的陽光射進窗簾,她並沒有感覺到溫暖,反而覺得絲絲冰冷。

 

  她慢慢的起身,麻木的四肢卻不聽使喚,一個趔趄把她摔倒在地。她慢慢的爬起來,她恍若看到了一些白色的絲線。她楞住了,用麻木的雙手托起那些白色絲線,

 

  她兩眼瞪得大大的,她的青絲在在一夜之間已經花白。她不相信,退後了兩步,帶著血腥的大喊了聲:不……便撲倒在床上,用被子裹住頭,痛哭起來。

 

  隨著她的哭喊聲,電話鈴聲響起,她把頭露出來,是他打來的電話。她平息了一下情緒,強笑著開口和他說話。他聽出了她的聲音像哭過,心裡疼得似針扎,但他並沒有心軟,簡單的問候幾句便掛了。

 

  就這麼簡單的幾句,足以讓她從絕望走到了希望,她認為他是愛她的,所以,她準備去找他。

 

  她打起精神,每天都吃得很多,但是卻奇蹟般的在幾天內瘦了好幾斤。她把白髮上了黑色,梳了中分,著一身可愛粉,坐了幾個小時的長途去找他。

 

  天公不作美,在去的路上堵堵塞塞,到了他的城市時,已經快十二點了。她撥通了他的電話,他便來接她。他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倍感陌生,他點了點頭,把她帶去了最愛去的那家酒店。

 

  她疲憊不堪的走進浴室,開了溫水盡情的沖洗自己,她閉上眼睛,讓那些水慢慢的溫潤她的每一寸肌膚。她洗完澡出來,他早已睡去。她望著眼前的他熟睡的樣子,淚水戛然而下。

 

  她一夜未眠,他醒來伸了個懶腰,看著她兩個黑黑的眼圈,心疼的問:昨晚沒睡好?她說:是沒睡。話罷,便安靜下來,靜得讓人窒息。她靜靜地看著他在收拾一切,他起身暗示她出來,

 

  他們退了房,他說:我帶你去看電影吧?她點點頭,但她心裡突然害怕起來,她怕這將是她和他的最後一場電影。走著走著,她便停下了腳步,他看出來她並不想去看電影。便帶她找個地方讓她休息。

 

  她悄悄的走在後,趁他不注意從小賣部買了一瓶酒,她便很快的尾隨著他,而他並沒有發現。在酒店,他去洗澡,她便拿出酒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她酒量不好,才一點,她便醉倒了。

 

  等他出來,她已經迷糊不清了。她望著他,她發洩了她所隱藏的一切,他呆呆的望著她,而她卻喋喋不休對他撕喊。

 

  她不停地哭,不停的鬧。他突然緊緊的抱住她,他責怪她為什麼不早一點給他說。他便失聲痛哭起來,他誤會她,他心疼她。
第二天,她頭微疼,他溫柔的抱著她,輕輕的淺吻著她的額頭,他向她保證,這一輩子也不會離開她。她輕輕的一笑,這是她這段時間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他為她去買早餐,手機落在了房間,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她轉過頭拿起手機,慢慢的打開,突然彈出了一條曖昧的短信,那條短信內容,像一個女人在思念男人的情懷。她的心震了一下,她雙手顫抖著,但她心裡明白,這段時間,就是這個女人代替了她。

 

  她心裡難受,但又想知道真相,便打開了他的扣扣,微信,眼前的一幕讓她喘不過氣來,但是她還是忍著,將這些內容看完。她沮喪的躺在上,慢慢的閉上眼睛,腦海裡卻去想著那些曖昧的畫面,直到淚水慢慢的流在臉頰。

 

  他的腳步聲走近了,她拭去了淚水,急忙跑進洗手間用水沖衝臉,好掩飾眼角的淚水。他打開門,呼喚她的名字,她在洗手間裡應了一聲。

 

  他走​​到她面前,溫柔的幫她擦去臉上的水。她望著他眼前的這個人,心裡萬分不捨,她不敢相信的是,他有了女朋友,而她在沒和他分之前,她卻由原配變成第三者。但她還是強忍著,對他微微一笑。

 

在吃東西時,那個女孩打電話來,他急忙掛掉,她卻張口說,沒事,接吧!他彷彿感覺到她知道了一切,他便緊握住她的雙手,說:我一定不會離開你的,我會處理好一切,相信我好嗎?她沒說話,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她便埋著頭,含著滾燙的淚水嚼嚼食物。

 

  他送她離開,在車站,他等車開走了,他才離去,她走時。他給她說了很多話,最讓她感動的是:定不負卿!她期待著,她等他給她實現一切。

 

  她回到家裡,她累了,她躺在床上,慢慢睡去,夢裡,一切美好,只是那一頭青絲,慢慢的變成雪花……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