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師同居的日子裡我已習慣了他的溫柔

 

 

 

 

 

我叫小燕,來自很偏僻的縣城在我們那,很多的女孩子早早地輟學,外出打工,而我很幸運一直堅持上學,直到今年順利的考上心儀的大學,本以為一切向好的方向發展,沒想到打擊卻來的那麼早。
那天我自己去學校報名,因為坐了很長時間的火車,到學校的時候,天都黑了,我手足無措的站在學校門前。

 

  他就是這樣出現在我的面前的,穿著一件淺色的襯衫,襯托著他的面孔越發的白淨。

 

  “同學,你是幾年級的?”他問我。我將手中的錄取通知書交給了他,看著這樣一個男人,我感覺我的心跳都加速了。

 

  “宿舍已經關門了,你怎麼辦?”他的熱情讓我覺得有些恐慌,人生地不熟我的在此時此刻更加覺得不安了。 “不能進宿捨了嗎?”

 

  “你別怕,我那邊正好有一間職工宿舍,不如今晚你去那裡吧。”“你別怕,我是你們班級的督導員,瞧,這是我的工作證。”

 

  我從他的手中接過了工作證,這才跟著他的腳步往前走。 。

 

  繞過幾條馬路之後,他便將我帶到了一棟樓上,我當時也沒有想那麼多,就跟著他的腳步朝前走,最後在一棟房子門前停下了腳步。

 

  “學校的房子給了其他學生,你就先住這裡吧。”他說著,便接過我手中的包裹,細微的指尖輕輕的觸碰著我,讓我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感覺。

 

  說實話,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單獨跟男孩子接觸過,而且,還是這麼高大的男孩子。 。

 

  進了屋,我才知道,原來這是一間一室一廳的房子,乾淨整潔。

 

  “我看過了,洗澡水是熱的,你累了吧,不如先去洗澡?
我一聽“洗澡”兩字,頓時臉頰就紅了起來,輕輕的說:“我的衣服在包裹裡。”

 

  他順著我的目光看了過去,這才笑了起來,“這麼大,估計不好拿吧,我這邊正好有乾淨的衣服,你先去洗,我給你找一找。”

 

  我真傻,就听他的話,走進了浴室。在此之前,我很少在淋浴下洗澡,我們村里都是提著水洗澡的,從來沒有這麼高級的東西,想到這裡,我居然哼起了歌來。

 

  半個小時後,我洗好了澡,這才發現原來睡衣還沒有拿過來、“哥哥,我的衣服找到了嗎?”我敲了敲浴室的門,輕輕的問。

 

  此時的我已經擦乾了身子,緊緊的貼在門後,生怕那個帥氣的哥哥看到我。

 

  “嗯,找到了,怎麼遞給你?” 遞給我?我有些羞澀,我的全身上下都沒有穿衣服,他……

 

“怎麼了?”他輕輕的拍了拍門,“門被反鎖了,我怎麼遞給你?”他輕輕的拍了拍浴室的門,說,“你別怕,我不是壞人,你不穿衣服,難道要一晚上都躲在裡面?”

 

  我一聽,他說的也對,想到剛才的工作證,我的心稍微的放鬆下來,將浴室的鎖打開,伸出了一隻手。 “給我吧。”

 

  他也沒有說話,便將衣服遞給了我,除了不小心碰到我的手指之外,別無其他。

 

  於是,我就穿上了“睡衣。”其實就是他的襯衫而已。 衣服只到大腿的部位,讓我有點不敢出來。

 

  “妹妹,你出來吧,我……”他本在說話,可是頓時停住了嘴上的言語。

 

我當然知道為什麼,雖然我生在農村,但是在村里,那是數一數二的小美女,我們家的人都很高,我從15歲的時候身體就已經發育成列大姑娘,到現在為止,可以說我已經變得凹凸有致了。

 

  “哥哥,你,你在看什麼?”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就喊了他哥哥。 “沒……沒有。”我明顯的看到他輕輕的嚥下口水的下巴抖動了兩下,但還是保持著沉默。
“你的頭髮怎麼濕漉漉的?沒有吹嗎?”他疑惑的問我。 “怎麼吹?”說實話,我還沒有見過吹風機。

 

  “你過來,我幫你吹。”他招手,讓我坐在沙發上。他沒有說話,黑色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我,最終朝我的身上壓了下來。

 

  “哥哥,你……”我試圖掙扎,卻無法掙扎,因為,他的手放下來的時候,我居然覺得很舒服。

 

  然後,我能感覺到身上的襯衫被慢慢的退去,身上多了一隻正在遊走的手,滾燙而熱烈,好像一隻招引我的魂魄,讓我情不自禁的老實起來。

 

“不要……不要……”我掙扎說,可是他已經緊緊的將我按在身下,讓我無法動彈,我怕,真的怕,我從來沒有想過和一個男人會發生關係,而且,這個男人,還是只見了一面的男人。

 

  二、和女上司剪不斷的情感糾葛

 

  我原來是縣里的宣傳幹事,因為文筆不錯,被市裡一家行政單位招聘為公務員,分配在辦公室工作,我的辦公室主任就是麗。

 

我來市里工作沒有住房,麗正好有一套單位房改時的舊房空著,便藉給我住,而且執意不收房租,我心裡暗暗慶幸遇到了一位好領導,我在縣里小學教書的妻子對麗也是讚不絕口。

 

  我獨自在市區工作,平時都是吃食堂,下班後,麗便經常帶我去參加一些應酬活動,麗的細心讓我感動。

 

  麗端莊苗條,風姿綽約,頗有職業女性的風采。麗和我並肩出入時,年齡的差距也不明顯,兩人不像是上下級,更像是一對情侶。

 

  一次,我由於突發性腸炎,痛得冷汗直砸。

 

  麗得知情況,親自開車將我送到醫院治療,並自始至終守在病床前,替我端茶倒水,並不停地幫我輕輕拭去額頭的冷汗。

 

  直到第二天我的妻子聞迅趕來才離去。通過這次接觸,我對麗除了敬重之外,心裡又多了一層朦朧的感覺。

 

  那是一個盛夏的傍晚,天氣十分悶熱。出差返回的我剛下火車,就接到麗的電話,說今天是她的生日,想請我去她家吃晚飯,同時也當為我接風。
麗的邀請使我有一種回家的溫暖,在火車站臨時買了一束鮮花,我便匆匆趕到麗的家裡。

 

  看來,麗只邀請了我這一個客人。感動的同時,我突然有一種獵物誤入陷阱而不能自拔的緊張和慌亂。

 

  兩人在燭光中喝著酒,聊著天。

 

  從麗斷斷續續的敘述中,我才知道,麗的丈夫半年前創辦新公司了,像很多有錢的老闆一樣,據說外面又有了女人,夫妻目前實際處於分居狀態。

 

在這樣曖昧的氛圍中,兩顆孤獨的心暫時拋開了職務的高低和年齡的差距,忘卻了現實的冷酷,互相傾訴著各自的艱辛和煩惱,完全沉浸在這人為的浪漫和溫情之中……

 

  我和麗的戀情注定是見不得陽光的。

 

  那晚以後,在單位,麗表面上依然是正襟危坐,不露聲色,但與我單獨在一起時,卻又顯出風情萬種,和對我年輕身體的貪婪。

 

  麗這種靈活的角色轉換讓我心裡不時湧出屈辱感,總覺得自己好像麗生活的調味品,同事間也已有了玩笑似的閒言,我開始感到前所未有的壓抑。

 

  一個月後,單位里傳言麗要提副局長了。這時,麗的丈夫的生意打點好,也回到了市裡。

 

  每天,麗的丈夫都會開著小車來單位接麗下班, 兩人親親密密讓人好生羨慕。

 

  麗對我開始明顯冷淡了,全然公事公辦的模樣,想到那晚麗的憔悴和哀怨,我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不久,單位有一個下鄉扶貧蹲點一年的指標,我瞞著麗偷偷找了局長。局長正為沒人願去而犯愁,當即表態同意我的申請。

 

  等麗知道後,木已成舟。

 

  麗對我說,本來她已推薦我當辦公室副主任的,我這一走,恐怕要泡湯了。我淡淡地笑了,兩人從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解脫和結束。






相關閱讀
   
live173 視訊美女,台灣裸聊免費視頻聊天室,真人秀聊天室,真的免費色視訊,全球情色論壇,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5278論壇線上直播一區,午夜美女福利直播間,交友app推薦,晚上福利直播軟件
6699台灣辣妹影音視訊聊天室,只有貼圖區,情€色,uthome視訊聊天室,免費同城交友聊天室,聊天交友,mfc視訊,女性開放聊天室,showlive視訊聊天網,eney伊莉論壇首頁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