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豐滿少婦挑逗我陷入瘋狂

 

 

 

 

 

大學時暑假回南方農村的家。正值農忙時節,我家勞力多,但鄰居八叔(算是遠親了)家勞力少,且八叔身體不好,目前又因腎臟住了院。於是我就經常幫八嬸農活了。 。幾天后因為家里人手綽綽有餘,所以我就乾脆暫住八叔家,省得每天還得來回的跑。其實我挺願意幫八嬸的,一則我覺得她苦沒人幫忙,二則她做的菜很好吃。每次幫忙後總有頓美食,還有就是我特別喜歡她的美。

 

  最後我還可以享用她親手準備的溫水洗澡,真爽!其實她才三十歲而我才二十六,但論輩份仍得叫她嬸嬸。

 

  那天活照樣傍晚五點從山腳回家(她家的田要從那小山腳繞過)。我們一路有說有笑,還有傍晚的涼風,感覺世界的美妙。

 

  突然嬸問我“你什麼時候走呀?”她的意思是回校。我說再過幾天吧,“謝謝你幫我這麼多活,真不知道怎麼謝你。”她感激嫵媚的笑。

 

自從那天起我就經常趁著嬸嬸去醫院探八叔的時候,偷偷進嬸嬸房裡翻出她的各種內褲,邊細細嗅著,邊自瀆著,完事後再小心翼翼的放回原處。嬸嬸始終沒發覺,但我對她的慾望卻與日俱增。

 

有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要命令自己趕快睡去,可是精神卻是格外的好,怎麼也閉不上眼睛,只覺得心裡、耳邊,都好像有一面鼓在“咚咚咚”的作響,鼓勵著我去實施計劃。

 

  我翻身下床,百般小心,走到嬸嬸臥室的門口,輕輕的一推門,裡面沒有絲毫動靜,只有嬸嬸的均勻呼吸聲。我就悄身閃進屋裡。這晚月亮的光照很足,嬸嬸喜歡拉著窗簾睡覺。皎潔的月光從窗戶投射過來,因為天還不太冷的緣故,嬸嬸只蓋著一條薄薄的毛毯,身上穿著一襲綢質睡衣。睡得正香甜,身子向著一側側躺著,兩隻圓潤光潔的臂膀裸露在外。

 

  被單只遮蓋至腿彎處,睡衣又遮住了小腿的部分,只露著柔若無骨的腳踝和兩隻小巧玲瓏的玉足。

 

  看見此美人圖直讓我心“砰砰”跳的愈加激烈,不多時我已站在嬸嬸的床邊,看著她熟睡的面容。

 

  因為保養好的緣故,面上的肌膚彈性十足,不亞於青春女生。 我呆呆的看著,此時的嬸嬸格外的美麗。我向前伸出了手,輕輕掂起被子的一角,掀起拖動到一邊,

 

  嬸嬸的手臂雖然搭在被子上,卻沒什麼力氣,看到她的小腹以下都已經露在了外面,再輕悄悄的撩起睡裙的裙裾向上撩起。嬸嬸在睡夢中可能覺得有些涼意,便把兩條腿向上蜷縮起來,交叉著疊放在一起。

 

  我再次撩起嬸嬸身上的睡裙,然後把裙子的下沿一點一點的向上抽開。我把裙子拎起的部分小心的翻在嬸嬸的胸上,下面的部分已經堆積在了她的胯部。嬸嬸身體的肌膚也保養的很好,光潤而白皙,

 

  兩條大腿顯得很是豐滿。她睡裙裡貼身的是一條淡粉色的內褲,而且是寬邊的,把大腿頂端和那處神秘之區遮蓋的嚴嚴實實,只隱約可見那凸起的地方黑烏烏的,肥大的屁股被包裹的緊緊的,顯得格外豐滿。

 

  2004年3月,在待言的多次要求下,我也到了武漢。我們全部的生活來源都只靠待言的那份工作。生活雖然清貧​​,但卻充滿了幸福。我受到了待言無微不至的愛與呵護。

 

每次逛街,他都會給我買好多名牌衣服,自己卻從來不買,可我記得以前在深圳他是最喜歡穿名牌的;每天早上,他都會打開我的錢包,看我的零花錢是不是夠,如果不夠,

 

  他會從自己的錢包裡拿錢放進去,直到我的錢包變得比他的鼓。他說看見我開心,他自己心裡也覺得甜蜜。就在那一刻,想和他廝守一生的念頭佔據了我的心,我憧憬與待言在一起的將來。

 

“一涉及到將來,我的心就慌了。待言天性散漫,對工作也不是很盡心。一個星期他只有兩天是準時上班的;他愛打遊戲,每天不玩到半夜兩三點不罷休。從前我不覺得什麼,現在,他是我決定託付終身的人啦,如果還是這樣沉溺遊戲,那我們還有將來的幸福生活嗎?”莫妮急切地說著,眉毛蹙在一起。
為了改掉他那些壞習慣,我每天都監督著他的一舉一動,要他上進。可是他卻不明白我的苦心,反倒煩我干涉他太多。後來,因為這一類事件,我們隔不了兩三天就會吵上一架。因為吵得多了,彼此都覺得疲乏。我決定回深圳去緩解一下心情,順便也給他一個反省的機會,讓他在孤獨中能夠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我知道我沒有很多錢來讓你過好日子,但我會好好愛你的,留下來行嗎?”我不忍看他殷切的眼神。 “不是錢的問題,是我們的生活態度問題!”我說。 “說到底,你這不還是要找個有錢人嗎?”待言的眼神中添了輕蔑。

 

  說到這裡,莫妮的眼眶紅了,她用手指壓著額頭,眼睛藏在掌心裡。片刻,她抬起頭來,用力吸了吸鼻子,她說對不起,眼簾卻未抬起。

 

  拖著包,帶著滿身的疲憊和一顆受傷的心,我離開了這個給了我短暫幸福也給了我憂傷的城市。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回來,因為,我愛的男人還在這裡。回到深圳,我才知道自己已經懷了待言的孩子。

 

  在痛與疲憊中掙扎

 

我被嚇壞了,我還沒做好當媽媽的準備,而且我有先天性心髒病,生孩子很危險,何況,在深圳這個快節奏的地方,一個女人要想生存,帶著個孩子絕對是一個負擔。

 

  再三猶豫之後,我還是決定把孩子生下來。待言都36歲了,也該有個孩子了。可是,我需要他的承諾和肯定給我勇氣。

 

  我給待言撥了電話:“我想把孩子拿掉。”“嗯。”他在電話那頭輕聲地吐出一個聲音。 “嗯”代表什麼?肯定?否定?還是不置可否?我沒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莫妮眼光有些迷離,她想不明白,待言為什麼是這樣一種曖昧的態度,她沉思了半天,忽然笑了:“當天晚上,他住在深圳的家人竟興師動眾地趕來看我了。他媽媽拉著我的手,要我一定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原來,他是想要這個孩子的。”

 

  可是,很多天過去了,待言卻連電話也沒來一個。我不明白,為什麼他不親口告訴我他想要這個孩子。兩個月裡,我帶著肚子裡的孩子,奔走於深圳的街頭,做市場推廣,

 

  我不能停下來,因為待言沒有給我和孩子未來的意思,我還得靠自己。體力上的辛苦對於我來說,其實不算什麼,我痛心的是他自己並不關心我和我身體裡的孩子,他頂多只是讓家人問候我一下而已。
孩子越來越大了,我的身體也越來越差。醫生勸我儘早打掉,我依舊遲疑。其實我一直在等,等待言對我說他要這個孩子,我願意冒生命的危險給他生一個孩子,可是他沒有說。

 

  又過了兩個月,我去了醫院,因為我再承載不起這個孩子了,包括我自己和他那還未見世面的未來。孤單地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我的心徹底陷入絕望了。

 

  手術在經歷了種種痛苦之後結束了,我被掏空了,從身體到心靈,我開始恨這個叫待言的男人。

 

  8月23日,是我的生日,他打過電話來,問我還有沒有復合的可能。想起自己所經歷的痛苦,我斷然地說“沒有!”那頭,電話輕輕地掛斷了。

 

  我想從此將他趕出我的心靈,我的腦海,我的生活,可是,我找不到忘掉他的辦法。我的生活還是在痛與疲憊中掙扎。

 

“在網上,我碰見了待言從前的一個朋友。”莫妮的肩聳了一下,一顆眼淚掉下來,“他說待言整個人變得更加潦倒和放縱自己。”莫妮臉上爬滿淚水:“我心疼他……所以,我回來了。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