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交加的夜晚和村婦的激情故事

 

 

 

 

 

當一名風流村醫,是這個作為村上最年輕最出色的村醫——林浩一直以來的夢想,他覺得只有當個風流村醫才能對得起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處男身,只有當個風流村醫才能對得起自己過人的醫術才華,當個風流村醫才能將自己前面二十多年沒有享受的快樂享受回來。那個大雨滂沱的夜,寂寞正撩人,突然有個大胸村婦來敲門……這門一打開,林浩立馬血脈噴張,看著那一片春色,他控制不住自己。他決定,今晚,一定要跨出自己當風流村醫的第一步,推到這個大胸村婦……
鐵撅村里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村民們奔走相告:餵,今天林浩留診所開張了,大家快去看熱鬧啊。聽說要大擺宴席呢。

林神診所前面,人山人海,附近幾個村的男女老少都來看熱鬧了。場面浩大。

林高德一張老臉堆滿了笑容。樂得合不攏嘴啦。真是沒想到本以為不成器的兒子竟然在一夕之間就有了這麼大的成就。這麼快就開了比鄉衛生院還要氣派的診所。

在村里大擺宴席之後診所就算正式開張了。平時由老子林高德坐診一樓。遇到有疑難雜症的就由林浩留帶到二樓就診。由於林浩留一連治好了幾個人的疑難雜症,一時間在鄉野名聲鵲起,慕名而來的人越來越多。

這可苦了林浩留,普通的傷風感冒氣管發炎他老子都能治,但稍有點難度的病症,病人都指名要找林浩留看。他一個人分身乏術,累得屁都快要出來了。

林浩留感到自己得再招幾個醫生和護士才行。不然他老子也要累趴下啦。扎個針啥的都得親自動手。實在忙不過來。

何況林浩留這個冒牌醫科大學生連業都沒畢得了,扎針手都得色,咋能做得來呢?

打定主意,林浩留把消息散了出去。說要招人。
來應聘的人還不少,林浩留跟老子一起選定了幾個合適的人選,留了一個老西醫,另還招了兩個年輕漂亮的小護士。都是那個老醫生打電話從別的診所挖過來的。聽說這邊待遇好又有帥哥,她們便過來了。

小護士一個姓周,叫小倩。今年二十歲。人長得精神,眉眼間透著一股灑脫。兩條眉毛濃黑,配上丹鳳眼,高鼻樑,整個一個王祖賢的翻版。她的個頭比較高,得有一米七幾,穿平底鞋跟林浩留站在一起也絲毫不遜色。她舉止嫻雅,大方得體。林浩留很尊重她。

另一個姓馬,名芸芸。模樣屬於甜美派的。一笑臉頰還有兩個大酒窩。聲音也甜甜的,聽著就舒服。胸前波濤洶湧,極為誘人。林浩留看了一眼便喜歡得緊。馬芸芸活潑愛笑。有點古靈精怪的感覺。就是個頭不高。只有一米五幾。

這下診所可熱鬧起來了,多了許多歡聲笑語。林浩留閒暇之際喜歡和兩個女孩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佔點小便宜。兩個女孩也不反感林浩留,相反那個馬芸芸還好像喜歡上他似的。總用眼神瞄著林浩留的一舉一動。渴了就給他倒杯水。

倒是周小倩比較自重矜持。除了工作就是躲到樓上休息間裡默默看書。
林浩留很滿意現在這種生活,就是有一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結。那就是何時才能甩開處男的身份捏?

雖然給喬阿琴看病時可以偶爾摸摸她,喬阿琴也漸漸地對他溫柔起來,但兩人還是沒有突破那一步。每次林浩留想要進一步摸她的胸時,她都會躲開。眼看她的病就要好利索了。可林浩留還是無從下手。

喬蘭正跟他男人鬧離婚呢,每日心情都不好。林浩留也不好太過親近她。只能遠遠地觀望,能幫她就幫她一些。

急得林浩留心里火燒火撩的。隨著與女性接觸多了,他的也愈發強烈起來。特別想釋放一下。尤其是面前有這麼多滴美女大胸,卻不能吃真是苦煞了他這個小狼。

診所開張後的第二個月,一天晚上,細雨迷離!林浩留正獨自呆在診所中看電視。一個女人突然從外面進來了……
也就是因為這個女人,讓得林浩跨出了成為風流村醫的第一步,性感豐盈的她,即將成為林浩床上的第一個女人,無肉不歡——

“這麼晚了,我們不看病了。您請回吧。”林浩留覺得賺錢重要,但是自己的快樂更重要。該休息就得休息。管她是男還是女!

女人在門口跺了幾下腳上的泥巴,摘下雨帽,露出一個親切的笑臉。 “俺不是來看病的。你沒吃飯吧,俺給你燉了雞湯,特地拿給你喝的。”

“呃……美芬嫂,你咋來了?”林浩留驚訝得很。自從上次給她看完病後便一直和她沒啥接觸。聽說葛壯去外頭打工去了。沒想到她今天竟然主動來給自己送吃的。林浩留小小地感動了一下。

“呵呵,俺早就想來看你了,只是地裡的活沒人幹,俺天天晚上得給稻田放水,這不正好今天下雨,俺就來看看你。”美芬說著向裡面張望著,似乎有點緊張。

“進來坐吧,謝謝嫂子啦。還給俺燉了雞湯。俺最稀罕喝這個啦,自從俺娘去世後就再也沒有喝過。”林浩留接過飯盒高興地說。

“那你多喝點。”美芬抿嘴笑著坐了下來。一面把沾滿泥巴的雙腳往裡收了收,很怕弄髒診所的瓷磚地面。

林浩留瞟了一眼,心下有些憐憫這個女人。謹小慎微,善解人意,和藹可親,像什麼呢?有點像娘的感覺。只是那感覺好遙遠啊!
“好喝嗎?”美芬溫柔地看著林浩留問道。

“嗯,真好喝,跟俺娘做的味道差不多。”

美芬靦腆地笑了,雙手互搓著,打量著周圍環境道:“你這屋子不錯啊!真乾淨!平時都是誰幫你收拾衛生啊?”

“唉!都是我們自已動手,有時候護士收拾,我有空的時候也收拾。哎呀,對了。我正想僱一個打掃衛生的呢,美芬嫂,不知你願不願意幹?”林浩留想到美芬家的情況很困難。她婆婆長年抱病,家裡田地又少。底子薄。就算葛壯去外頭打工,賺的錢也不夠她娘醫藥費的。不如把這個機會給美芬吧,也算幫了她。

“好啊,那一個月能給多少錢?”美芬眼睛一亮。她是一個很賢惠勤快的女人,只是命不好。嫁了個窮人家。

“暫時八百,等以後診所效益好了還跟著漲。”林浩留茲溜茲溜地喝著雞湯道。

“那俺樂意幹。”美芬乾脆地說。很急切的樣子。心里高興極了。自己正愁著家裡沒錢,柱子該換身衣裳了,衣服褲子都小了,孩子穿著緊巴巴的。做娘的看了心疼。卻沒有辦法,農村一年到頭只有秋後才能拿到錢。平時都是沒有錢進賬的。

自己賣雞蛋攢點錢都給葛壯拿去做盤纏去了。
“那好,打明個兒起你就來吧,時間上你自由支配,你啥時候有時間就啥時候來打掃衛生。只要診所裡面乾淨了就成。”林浩留把最後一口雞湯都倒進嘴裡說。

“風。謝謝你啊!”美芬高興得手足無措。蒼白的臉蛋因為興奮顯出幾分緋紅的顏色。雖然穿著樸素,但是少-婦成熟的風-韻難掩。

“不用謝,我能幫你就幫你一把了,你也不容易!”林浩留體貼地說。雙目盯著美芬的胸口愣住了。他發現美芬胸口的鈕扣不知何時丟了,此刻被她的大胸給撐開一個大大的縫隙,可以清晰地看到裡面白與嫩,飽又滿的兩座山峰。

兩顆暗紫色的葡萄粒倔強的昂起了頭。林浩留的呼吸不由得加重起來。

而美芬卻渾然不知,反而在此脫下了雨衣,在她動作的時候,兩隻玉兔幾乎要破衣而出了。林浩留努力控制著自己,可還是起了反應。

一打眼忽然看見美芬的半拉身子都濕了。便問:“美芬嫂,你的衣裳咋濕了?”

美芬低頭掃了一眼,臉唰地一下紅了。低頭拽拽掉了釦子的地方說:“雨衣破了,漏了雨水進來。”她似乎為自己的貧窮而倍感窘迫。

“這樣會著涼的,萬一你感冒了,你家那麼多活誰來替你幹。跟我上樓吧。我給你找高護士服先穿著。”

美芬低著頭像犯錯似的跟他上了樓。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屋。林浩留打開立櫃,從裡面拿出一套嶄新的護士服出來。 “美芬嫂,你穿上吧。正好我多買了一套,這套就給你穿吧。”

“俺,那好吧。”美芬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面露欣喜。輕輕地撫與摸著那護士服的料子。

“你換吧,我轉過身去。”林浩留說著背過身去,腳步卻像灌鉛了似的挪不動。他真的很渴望能看到她的身子。不知為什麼在這個雨夜,他感覺是那麼的寂寞。

“嗯那。”美芬麻利地褪了身上淋濕了的衣裳。林浩留從余光中瞥到了一個窈窕而淨白的女人身子。一股熱血湧上頭頂,他衝動地上前兩步,一把從後面摟住美芬。瘋-狂地親著她的後脖頸。呢喃道:“美芬嫂,我好喜歡你!”

“啊!風,風留,你這是乾啥?不,不要……”美芬的抵抗隨著林浩留狂-熱的吻而漸漸瓦解。她的心裡其實是那麼的渴望,那麼地喜歡他。不然她也不會在雨夜獨自來看他了。

“你知道嗎,其實你很美!”林浩留一面親著她背上的每一寸肌膚,一面扯下她的闊腿褲。那迷人的平滑的後背,那勻稱的雙腿都讓他激動不已。他衝動而急躁地一把將她攔腰抱起來,朝里面的大床上走去。

將美芬溫柔地放倒在大床上,看著驚恐而又羞澀的美芬如一隻雪白的小兔子一般蜷縮在床上,林浩留霸道地一把扯下她的底-褲,猛地分開她的雙腿,在她的雙腿間蹲了下去……
林浩留蹲在那兒仔細地看著,美芬的這兒與阿琴的到底有啥不一樣呢?哇!好多草啊!原來女人的這兒並不全都是一樣滴。

美芬躺在那本來羞赧地閉上了眼睛,等待他的侵占。卻不成想他只是蹲在那看,並沒有什麼動作。那種感覺又好笑,又覺得失落。轉念想,看來甄醫生還是個處呢,從來沒做過。不自覺地美芬的嘴角抿了一下。低聲道:“甄醫生,你別看了,人家不好意思。”

林浩留笑著趴在她身上,用自己堅硬的那兒抵著她的軟地。來回動了幾下。美芬悠地感覺那就一熱。那種渴望更加強烈了。菖壯已經走了一個月了,她的身子空落落的,總覺得缺點啥,吃不香睡不著的。

結林浩留的硬傢伙一頂,她便忽然覺得心安了。雖然想起菖壯感到慚愧,但抵不住那種渴求的折磨。直有一種即使死了也要體驗一把的感覺。

於是轉瞬間就忘記了對男人的愧疚。只想著眼下的美好。

林浩留雙手伸到上頭備抓一隻大饅頭,慢慢地在手心裡變幻著形狀。一面低頭吮住了那紫葡萄。沒想到幾個月前的願望居然實現了。心裡真是美得冒泡了。
砸巴了幾下,感覺身下的美芬劇烈地顫抖了幾下身子。嘿嘿啊啊地哼了出來。

林浩留便控制不住了。初次經歷這事,他覺得全身的小字宙都要爆炸了一般。心急火撩地甩光了衣裳,匍匐在美芬的腿間,腰桿往下一沉,亂頂亂撞起來。

“哎嘞,好疼。傻瓜,往這裡來。”美芬被他頂得很痛,指引著他進入自己的身體。

於是整間屋子盈滿了醉人的春意。林浩留酣暢地在探田裡肆意耕種著屬於別人的田地。那感腳無法比擬。舒坦咧!

窗外雨聲滴答掩蓋了室內搗米湯般的聲音。

好久,一切才安靜下來···

林浩留心滿意足地摟著美芬躺在大床上,心想:老子終於成為真正的男人啦!原來這種事的滋味是這麼美妙!以後可要好好地把前二十多年沒享受到的給補償回來。
低頭瞅瞅懷中的人兒,疲倦而又滿足地依偎在自己懷中。臉上現出從未有過的紅潤。心中湧動著美好的情愫,雙手更緊地摟住了她。親了下她的臉頰道:“好嫂子,你真好!以後我們也這樣好嗎?”

美芬睜開雙眼,黑白分明的瞳仁里現出一片火熱,羞聲道:“好是好,只是不要讓外人知道。不然情真不知道會怎麼樣?”

林浩自認為自己是個風流村醫,那自然就得有風流村醫的範兒,他正值精力旺盛的年紀呢,在這對話之間,摟著懷中的美人,他感覺自己的慾望又開始來了,於是乎,他就抓住美芬的小手,將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家老二的位置上。

“握住它,我還能再搞一次。”果真,美芬的小手放在林浩老二位置沒套動幾下,他家老二就又慢慢挺了起來,於是林浩立馬翻身而起,吻住美芬的小嘴,又開始在她身上翻雲覆雨了,因為有了剛才那一次的經驗,這一次林浩操作起來倒是顯得有些輕車熟路了,搞得美芬呱呱叫爽。
而林浩也是相當的自豪,暗道自己果真是風流村醫,試過之後他突然感覺自己在床上這方面的能力還挺強的……假以時日,自己一定會成為讓女人們瘋狂的風流村醫的,一定會比之傳說中的陳冠希還要給力。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