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的情話令我徹底淪陷

 

 

 

我能考上大學全靠我表姐的一句話,如果不是她那一句話,估計我現在也是眾多農民工中的一員,充其量只是一名出色的木匠,而不是現在的博士研究生,更不可能即將成為高校教師。我參加高考那年,除了英語,其它課程都是一團糟,儘管是大學擴招的第二年,但我還是與正規大學無緣。父母本要我跟著姐夫去學做木匠,但幸好表姐的一句話挽救了我。表姐說,“墨仔還是很聰明的,只是沒有用上去,你們看他英語不是學得很好嗎。讓他再复讀一年吧,好好努力一把,應該還是能考個一般的大學的。 ”現在想想,表姐這句話改變了我的一生,我要一生感謝她。

那時,表姐是我家族裡唯一的一名大學畢業生,還是我們縣一中任高中英語教師,她的話對於我的沒什麼知識的父母還是特別管用的。得知我高考落榜,她二話不說跑到我家裡來勸說我的父母。於是我便開始了高四的生涯。我考不上大學也是再正常不過,是情理之中,因為高中三年除了英語,我的其它課程基本沒及格過。但唯一讓我在高中階段還能得到幾分尊嚴,幾分自豪的是我既然還在高二的時候得過英語競賽省賽區高中組二等獎。
我對英語的愛好也是緣於我時任高中英語教師的表姐。自從升入縣二中,表姐就從省師範大學畢業分配到縣一中教高中的英語。每到週末我沒地方可去,又不想回農村老家,覺得太浪費車費,就往表姐那跑。不知為什麼,時間長了點就成了一種習慣。那時我也是我們家族裡的第二個高中生,表姐對我期望很高,總喜歡給我講一大堆的道理,讓我要爭氣,好好學習,魚躍龍門。我聽了表姐的話,也發誓要為父母爭光。但不知怎麼的,我就是對數理化沒一點興趣,怎麼也無法提高。
高二分文理科時,表姐給我決定選文科。但我對英語的愛好卻一發不可收,總愛找表姐問這問那,在表姐的幫助下,既然有突飛猛進的提高,這讓我吃驚,也讓學校的老師一度以為我考試作弊。英語突飛猛進的同時,我的身體也在發生巨大的變化,高二那年我十七歲時,就長到一米七多,比表姐還高出半個頭。上什麼課都很難集中思想了,總愛把目光投向那些漂亮的女生,我喜歡觀察她們上課時的一舉一動,很快我就能知道各個女生的生理特性,能判別哪個女生哪天身體不適,哪次課堂中出去是換衛生巾。
在我這個年紀有喜歡的人是很正常的,但是我對於那些女同學只是僅僅是喜歡,對她們並沒有什麼很大的感覺。但是直到我遇上了她,她是一位英語老師.....

上英語課時,我的目光幾乎沒有離開過她修長的大腿。她上課的內容其實我在課前就已經自學的差不多了,因此她的任何提問都難不倒我。在她的課堂裡我特別的活躍,提問,回答問題的最多,大多的提問都是我故意的,只想站起來看看她修長的被透明長統襪包裹著的腿。如果不是她說‘還有沒有別的同學能回答,課堂幾乎要成我與她的討論課。
上課我喜歡看她,我的目光隨她動,常常看到她難為情的,嚴肅的說,“小墨,不要總看著我,看黑板!”。她的臉有幾分紅,我的臉也涮的紅了。為了在英語課上更加突出自己,也為了更多的引起英語老師特別的注意,我更多的往表姐那跑,還從她那拿了許多她用過的大學的英語教材來看,什麼詞彙學,什麼文學史與選讀,什麼專業語法學,什麼原版小說,只要是與英語相關的書,我都不放過。

雖然我其它的課程基本沒及格過,但我知道其實我是不笨的,因為我看表姐這些大學的英語專業教材時,我既然很少碰到我理解不了的東西。由於對英語的瘋狂的喜愛,我的成績到了令表姐都驚嘆的地步,每次考試基本都是滿分,這讓其它的任課老師特別費解。
後來因為偏科的問題表姐對我進行了教育,但是我沒想到的是那天晚上的教育竟然變成了一場特別的課後家教,是的沒錯,我和表姐發生了關係。我真的很後悔,我現在覺得自己不能這麼做.....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