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猛男的猛烈撞擊好銷魂

 

 

 

偷情對於很多人來說是骯髒不堪的,雖然我也是一個出軌過的女人,但我卻從來都不覺得偷情是多麼淫亂不堪的事情,人都是有慾望的動物,試想一下,如果你的丈夫一年才回家一次,你會不會飢渴難耐?一個如狼似虎年紀的女人,得不到性愛上的滿足那得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我是個屬於沒有文化的農村婦女,但對於性生活這個問題,我認為很簡單,過性生活就是為了自己,為了家庭的幸福,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

對於農村的留守少婦來說,過性生活的最好方式就是偷情!

也許你認為我說的是大道理,也許你認為沒有道理,也許你會問,你偷情已經脫離了道德底線,已經違背了婚姻的宗旨,你還談什麼道理?

我們不管什麼道不道德,說句粗點的話,現在的男人和女人都不是為了自身的上下兩個口嗎?講那麼多道理我不是成為哲人了嗎?

我老公到南方打工都有好幾年了,年頭出去到年尾才回來一次,這種折磨有誰能受得了?特別是像我這樣的中年婦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不找個漢子滿足一下簡直就是白痴!
我的第一個婚外性伴侶是位身體強壯的鄰村的男子,他來我家幫我們收割水稻,給他100元一天的工錢,還管吃早餐和中午飯。下午做完農活後,他問我能不能請他吃個晚飯。我說行,但你的工錢?他說工錢你隨便給多少都行,因為他有個習慣,晚飯一定要喝酒,這酒一喝就出問題了。走的時候我給了他100元工錢。他走了一段又折回來了,滿身的酒氣,他抱住我說,大妹子,我結婚幾年了,因為老婆是先天性的性冷漠,結婚幾年了幾乎沒做過一次完整的愛,問我能不能滿足他一下。就這樣,開始了我的第一次婚外性生活。

第二個男人是個鄉村醫生,與他有了那檔子事是在我家婆患病之後,他來我們家給我走動不方便的家婆治病,針水掛上後,他就問我男人甚麼時候回來過,我說男人有等於沒有,一年就回來一次。他說你這樣的日子怎麼過?因為他老婆也到南方去打工了,留下一對兒女給他,每天除了出診,還要管教孩子,生活著實不容易。

彼此了解後,我和他就在一起了,很簡單,這是留守男人和留守女人生理需求的互補,俗話說,資源共享嘛!
後來,醫生醫治一位家裡沒錢的老人,那老人的兒子出去打工再也沒有回來過,幾年了都聯繫不上,聽說他在外面有了女人還有了孩子。但他那兒媳婦不離不棄,她求這個醫生,說無論如何一定要治好婆婆的病,還說要用她的身體來換婆婆的生命。後來,這個媳婦真的做了醫生的情人,但她為了尊嚴沒有告訴任何人,是我去醫生給我找的單獨房子裡發現他倆光溜溜的在床上我才知道這個秘密的。

我見過這個場面,沒有感到有什麼不妥,反而覺得這個兒媳婦很偉大,我和她的情況都差不多。但話說回來,老人的病治好了,我們這些留守婦女的心病有誰來醫治,僅僅憑這位沒有多少回天之力的鄉村醫生能治好我們的病嗎?

我就跟過兩個男人有婚外情,現在雙方有需求的時候都給個信息,好好的做一場愛,發洩我們生理的需求和心理的憤恨。
其實,留守婦女和兒童,是社會的畸形產物。好好的一個家庭,為什麼要留守呢?我認為,取消城市與農村的戶籍,不要再有農民工這個名詞了,讓所有國人都有自由遷徙的權利,這是我們留守少婦們最根本也是最迫切的要求。

現在,男的長期在外可以找小姐,可以找站街女,可以找臨時伴侶。我們留守的婦女怎麼辦?思想開放一點的好辦,思想不開明的就涼拌。

於是,我們就自然而然的有了婚外的性生活。雖然我們偷情的質量並不太高,但起碼我們身體裡面荷爾蒙釋放後能得到利用。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