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和公公激情到天亮簡直舒服極了

 

 

 

我出生在潛江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可我憑著僅有的一點資色,硬是高不成,低不就。 23歲,還待閨中,在那時,女孩子到23歲還沒嫁出去,就成了二等品了。記得那年的11月,住在縣城的小姨來到家裡,說是給我介紹城裡一戶周姓人家,家境不錯,父親在工廠當廠長,膝下有一個獨兒不過是個殘疾聾啞人。結婚後還可安排進城工作。小姨想到了我,來聽聽我家裡的意見。

為我婚事傷透了心的父母,對小姨的這番好意不好直接拒絕,他們說讓聽聽我的意見。可能是單身怕了,加之可以跳出農門,我竟鬼使神差地答應了。新婚之夜,客人剛剛散去,啞巴丈夫就把我往床上一丟,既然已為人妻,我也不好再扭捏什麼了。然而,這個啞巴丈夫很強悍,以前從沒接觸過女兒身,異常興奮,把我整整折騰了一晚上,有幾次我想拒絕,但倆人言語不通,我說什麼也沒用。這晚上成了我一生噩夢的開始,我也開始隱約感到這樁婚姻的草率。
就這樣我們的兒子出生了,兒子的出生,並未給我心裡帶來一絲快樂,而是心裡更玄了:自己這一生將會與周家連得更緊了。一天,丈夫出去幹活了,婆婆帶著周浩到小姨家去了。我站到鏡前準備梳理一下,準備出門逛逛,自從生下周浩後,還從未認真打扮過自己,本來就有幾分姿色的我這下更顯得俊俏了。
當我正準備出門時,在外出差一個星期的公公拎著大提包回來了,人還未進門,就開始喊孫子的名字。我說他們都到小姨家去了,公公從提袋裡拿出一件時髦的連衣裙,讓我試試。穿上時尚的連衣裙,我更顯得光彩照人。我在公公面前輕了一圈,讓他評價。公公滿意地看著我,見他心情這般好,我不失時機地問:“爸,我嫁過來都3年了,可工作……”公公笑瞇瞇地走過來,用手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別急,我正在幫你找關係。”說著,他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另一隻手向我胸部伸來,我嚇得不知所措,可又不敢反抗,我怎麼也想像不出他是這種人。
那個時候我真的很害怕,我立馬拒絕了公公,但是公公說如果我滿足他的話他就給我介紹一份工作。後來我沒有辦法,我含淚和公公做完了那種荒唐的事情!
自從與公公有了第一次,以後只要機會,公公就會來找我,他身強體壯,生理需求一點不亞於年輕人我們一直就這樣偷情。我的良心很不安,但公公很懂得溫存體貼入微,在啞巴丈夫那裡享受不到的,現在都補償回來了。這一切,婆婆和丈夫一直都被蒙在鼓裡。第二年,公公果然將我安排進了他廠裡的會計室當了一名過賬員。我想這種不正當的關係該結束了,於是多次跟公公提出,說時間長了難免會暴露,到時都不好做人。可公公卻生氣地說:“工作安排了,就忘恩負義了。”

無奈。我只好繼續遷就他。但是紙終歸包不住火,一天,當公公瞅著一個機會正要與我行那事,被外出玩牌中途轉回來拿錢的啞巴一頭撞見。啞巴頓時氣得嗷嗷大叫。一個月後,我主動提出了離婚。我提上一隻簡單的行李箱,獨自到了廣州。由於廣州無親無故,我不得不去東莞,找在一家工廠打工的同鄉姐妹,托她們幫忙找份事做,因為我以前在家會做縫紉手藝,很快我就被推薦到了一家服裝廠做事。
阿威長我2歲,曾經也是個打工仔,離過婚,當他在我面前講到他的妻子時,淚如泉湧,原來他也曾有過一個溫暖和睦的家庭,一場車禍奪去了他愛妻的生命,他只得把年幼的兒子放在老家,自己獨自出來打工。望著這個重感情的男人,對我一直都很好,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雖然現在我過得很幸福,但是我偶爾都還是會想起之前和那個禽獸的事情。有時候想著想著我就留下眼淚,我應該怎麼辦?我要怎麼樣才能忘記這件事情.....

 






相關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