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姐夫給他身體他卻不敢要

 

 

 

來武漢打工,實屬萬不得已。家裡父母和兩個哥哥都是種田的,哥嫂每天臉朝黃土背朝天,一年到頭還賺不到養孩子的錢。是嫂子提醒我,“我們已經這樣了,你不能再這樣,你走吧,去城裡,城裡再怎麼不好,也比我們種田的強。”

  正好那時嫁到城裡的表姐開了家服裝廠,她回鄉招工人,高中畢業的我又會裁縫,順理成章就來了。

  表姐是我姨媽的女兒。她和表姐夫結婚時,我還在讀初中,總記得他們結婚的那天,我和一群小孩子們一起搶喜糖,找表姐夫要紅包,“給了紅包,我才放你進門!”接親的隊伍被我們嬉鬧著關在門外……

  在車間裡做了兩個月,表姐疼我,也因為我寫得一手好字,她把我調到辦公室,專門做打字整理材料方面的事情。我很感謝表姐,忙完工作,我會經常給她做做家務,有時也替她接接放學的孩子。為了方便,表姐一家三口就住在廠房樓上,而我,就住在他們隔壁。

  表姐是個能干人,她每天在外面跑,聯繫業務,訂貨,銷貨,都是她一手掌握。表姐夫相對要輕鬆一些,他這裡看看,那裡晃晃,更多的時間,他在牌桌上消遣時光。

  我是來打工的,在表姐和表姐夫開的服裝廠裡,做一名普通的資料員。可我居然成了表姐和表姐夫之間的第三者。

  我從來沒想到過自己也會做第三者。我心裡對錶姐是那麼尊重,可是,當表姐夫對我好時,我又不想拒絕。那些天,表姐夫對我的關心明顯有些過,他中午給我電話,要我好好吃飯,下午給我電話,要我快點回家。晚上也給我電話,問我在哪裡,如果我在外面,他會囑咐我,“快點回家。”

  那年冬天的一個晚上,表姐夫打電話要我下樓。

  我不知道他找我有什麼事,但我也隱隱知道,我們之間,會有些事。

  我被自己的好奇心牽引著下樓,也被自己的虛榮心指引著赴約。我嚮往城裡生活,嚮往一個城里人對我有好感。

  “城里人”的
桑塔納2000正在樓下等我。

  我緊張,不自在,有一種明知是錯還要犯的慚愧和猶豫。內心在掙扎,表姐夫已把我帶到解放公園。被他掃去雪花的石凳涼涼的,而我的心巨熱巨熱。表姐夫的表白,讓我羞澀得不敢抬頭。

  他說他喜歡我。 “從你第一天來廠裡開始,幾年不見,沒想到你出落得這麼漂亮……”

  我不敢吭聲,他抱緊我,吻我。我突然哭了。

  因為害怕?因為感動?不知道。

  表姐夫突然問我:“你真是處女嗎?”我感到莫名其妙,他說:“你來的那天,你表姐無意中說的!”

  我被搞糊塗了,這個時候說這個乾嘛?

  愛得絕望

  他給我買了一部手機,說這是我和他之間的“專用機”,“不許把號碼告訴別人!”他霸道地說。

  我把手機藏在包裡,藏得好幸福,也藏得好辛苦。我把手機鈴聲設為《甜蜜蜜》,優美的鈴聲一響起,我心裡就像灌滿了蜜,甜蜜蜜的蜜。

  表姐夫每天給我電話,無非是些閒扯,我卻總希望他晚些收線。他開車帶我去東湖看風景,去餐廳吃飯,去公園閒逛。他給我買過白金項鍊、玉手鐲,還有我喜歡吃的零食。雖然我是家裡老么,但兩個哥哥從來沒給過我寵愛。貧窮的家給我的是孤獨的童年,表姐夫的溫暖,讓我很依戀。

  這是我的初戀。對於初嘗愛情的我來說,他代表的,不僅僅是一段愛情,更是一輩子難以磨滅的紀念。
那年春節回鄉,表姐和表姐夫去看望我父母,表姐夫給了500元錢我爸爸零用,我被他那一刻的溫情深深打動。從沒有哪個時候,像那一刻那麼讓我渴望,眼前這個孝順我爸爸的男人,要是我的丈夫該多好!

  對錶姐夫的愛,讓我內心對錶姐的慚愧漸漸減少。

  我們在光明的馬路上時間少,在無人看到的車窗後多。奇怪的是,不管在哪裡,我從沒聽表姐夫說過表姐的不是。平時我也很少看到他們爭吵,表面看來,他和表姐的感情還沒有到要找
婚外情的地步。

  而且,更讓我心裡暗暗奇怪的是,表姐夫對我除了擁抱和親吻外,他從不侵犯我的身體。哪怕是情至深處,表姐夫也會克制自己。但他說,“你是我的,不許你隨便和別的男孩子來往,他們會害你的。我不能讓你的處女身給別人。”我笑了:“那你拿去啊!”“現在不是時候,你給我留著就是了。”他說。

  我們的事差點被表姐發現。

 那天半夜突然雷鳴電閃,我被敲門聲驚醒。表姐夫在外面喊我的名字,我來不及開燈,打開門,表姐夫進來幫我關好窗戶,他邊關邊責備我:“這種天氣經常起風下雨,要你睡覺關好窗戶的,你呀……”

  我從背後抱住他,內心翻騰著絕望的感動。

  黑暗的門口,表姐在問:“你們在幹什麼?怎麼不開燈啊?”

  我們一驚。表姐夫忙說:“風大,我怕玻璃吹破了,在關窗,好了。馬上來,”

  他又風一般地去了。風關在了外面,和風一起被關在外面的,還有我的愛情。

  走出迷情

  那以後,表姐夫和我見面的時間明顯少了。他說他很忙,不忙的時候,他又說要打牌,不打牌的時候,他又說要陪老婆孩子。

  我總是癡癡等待著表姐夫的暗號和暗示,而他的冷漠讓我的心漸漸冷了下去。這段感情,我本來就是一個被動者,我做不到在他撤退時,還緊隨其後。

  我不再徵求他的意見,他不答應分手,但我要分手。這種綿綿無絕期的等待會讓我發瘋。

  我停了那個“專用機”。這段愛情本來不健康,他的怯懦讓我的理智和自尊開始復蘇,我已經25歲了,青春不能再這樣虛擲下去。我開始接受高中同學小勇的追求,他也在附近打工。讀書的時候,我們彼此就有一種心靈感應。如果不是表姐夫的介入,我和小勇很可能已是一對夫妻。

  和小勇光明正大的感覺讓我著迷,原來我並不喜歡偷偷摸摸。表姐夫再好,他也是人家的丈夫。我再依戀他,也是一種畸形的感情。小勇對我的呵護,讓我漸漸從和表姐夫那種陰暗的戀情裡走了出來
四個月以後,我和小勇開始談婚論嫁。在這期間,表姐夫找過我,他企圖阻止我和小勇戀愛。他總說,“人家會害了你的”,這句以前聽著溫暖的話,今天卻讓我無比反感。

  “別人會害我?你不會害我?”我直視他的眼睛,他眼神躲閃,聲音越來越弱。

  我看著他,忽然覺​​得他是那麼猥瑣。

  姐債妹還?

  那天我和小勇白天照好結婚照,晚上小勇又去我房裡,和我整理衣物家甚。我準備就在這幾天搬家,我們新租的房子已經
裝修好了。

  小勇回去後,表姐夫來了,他站在房門口。

  我一臉坦然,我不再害怕誰站在我的門口。

  表姐夫進來坐著,我要他出去,我說你坐在這裡讓表姐知道了不好。他默不出聲。我不理他,背對他清理東西,他突然從後面抱著我。這個我以前渴望的擁抱,現在卻讓我惱怒。在我心裡,我已經是小勇的未婚妻,我不想和小勇之外的男人有任何糾葛。

  我狠狠地推開他。不等我開口指責他,他語無倫次地對我說,“我和你表姐結婚時,她不是處女。我不甘心,你知道嗎?”

  我漸漸有些懂,“你是說,要我替她還這個債?”

  “你別說得那麼難聽,我們是有感情的!如果我以前對你那樣,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可我們沒有那樣啊!”我覺得這話說得很滑稽。

  “你完全可以只當我們那樣了啊!”他一臉無恥地說。

  “你要怎麼樣你說吧!”我忽然想惡作劇一下。

  “我想怎麼樣,你應該最清楚!”他猥瑣的嘴臉讓我想以前我怎麼會愛上他?

  “是的,我清楚!我也真的是處女,直到現在都是。但那是小勇的!我未來的老公的!你不會是想……”

  “我對你那麼好。”“我給你你不要。”我調侃他。 “那時不敢要。”他囁嚅地說。

  “現在敢了?現在看我快結婚了?想在最後幾天撈一把?”我惡狠狠地咆哮起來。

  也許我的聲音太大了,再回頭時,那個要“姐債妹還”的男人,沒影了。

  他回到了他的家,他該去的地方。






相關閱讀
   
熟女俱樂部,金瓶梅視訊聊天室,成人卡通,成人免費視訊聊天室,成人聊天室,真人色情表演視頻網站,鄰女免費看片,go2vo免費影片,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午夜福利直播app有哪些
癡漢成人網,台灣情人影音視訊聊天室,UT聊天室福利視頻,免費a片下載,免費祼聊聊天室,85st影城ipad,go2av免費線上A片,1007 影音視訊交友網,美女裸聊視頻直播間,88主播在線福利視頻